首页 > 亲子乐活 > 十年前我是个喜欢星空的孩子,十年后我的孩子又能看到怎样的天空?

十年前我是个喜欢星空的孩子,十年后我的孩子又能看到怎样的天空?

作者: 刘恩保

用教育连接城乡,让你憧憬的远方成为我们的北极天星,一起去寻找世界的光亮。

用教育连接城乡,让你憧憬的远方成为我们的北极天星,一起去寻找世界的光亮。

大家好,这里是乡村笔记Beyond The City。

今天,想和大家聊一聊“十年”这个话题。

十年前你在做什么?十年后你想成为什么?

十年以前,我在无数个夜晚纠结着鸡兔同笼问题,用纸和彩笔做出动画片里看到的汉堡薯条的形状,躺在操场的草地上吹着风,风筝在天上飞,脑海里在脑补星星构成的图案。

而十年以后,我却想象不出这样并不十分意义重大但足够温馨的画面,梦中所见的都是支离破碎。

2

也许我会和我的孩子一起想数学题,不过那时肯定不会再是鸡兔同笼,没准会变成数据运算、函数编程之类的难题。也许我会带他去放风筝,但说不定那时已经没人会做风筝的手艺了。也许我会给他描绘星座的样子,但他可能没有机会看到星星在夜空里,得靠自己努力当宇航员去太空才行。

春夏秋冬的四季来了又过去,星霜轮转,没有人会在原地停留。

世界的变化之快常令我们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如何自处,不知道为家人带去什么,不知道为孩子带去什么,就像权健式保健和诸多打着免费幌子的医疗保健讲座,就像漫无目的的知识付费焦虑和宣传“军备竞赛”、“阶级突破”的课外培训机构与房地产学区房。

十年其实是个很有条理的数字,有朋友的父母在他还没找到女朋友时就做好了一切计划:物色从幼儿园一直到中学的学区房,贷款也要买下来;编写《成长指导手册》,钢琴、跆拳道、油画学习位列其中;xx专业竞争大,要读什么比较保险,再去海外留学镀个金……

十年也是个很快的数字,快到一切计划都成了小孩子的信笔涂鸦。

3

被规划的未来:压力之下的蛰居族与离家少年

十一月和十二月是办公室里许多小伙伴的生日,在快乐地吹蜡烛收礼物的同时,也不免有些年岁渐长的愁绪。

凌晨,噼噼啪啪如星坠落的雨点把我从梦中惊醒,窗外是一片橙色的世界,路灯那微弱的光在雨流淅沥的黑暗中传递着唯一的温暖。

人在夜晚的时候思绪总是容易飘。看着外面雨滴密集地击打树叶,天空没有星星,我不禁想起自己以前经历过的无数个雨夜:有伴着细雨清风安然入眠的,有因雷声阵阵而坐立不安的,有在瓢泼大雨中放学回家的。

有一部德国电影叫做《一千种方式形容雨》,讲述了一个孩子下决心不再接触外面的世界,整日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从而引发家人一系列过激反应的故事。雨天总是让人心情压抑,影片中的主角迈克只要跨出房门一步,外面的世界对他来说就永远是雨天:无休止的话语,复杂的信息知识,而他只是想一个人安静地待一会儿。

4

遇到雨天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就像走路总有跌倒摔伤、读书总有困倦睡着。在日本和欧洲,都有一群数量庞大的“蛰居族”,把自己封闭在狭小的空间里,宁愿在家里独自上网、看电视、打游戏,也不愿意外出工作或者上学。

他们说,“压力大就大吧,我就是不喜欢压力,我就是失败。”

放眼望去,在中学、大学等各个人生阶段,都有人“自我放逐”:不写作业,不听课,学校的功能仅限于床铺和食堂,或是平时勉力支撑,而一放假就沉浸在手机和电脑屏幕所照亮的一方小世界。

这些短暂的“自暴自弃”,也可以说是“休息”,仿佛电影里蛰居男孩的缩影。

曾有朋友说,她不想回家。少年时代,父母总是给她做各种各样的规划,比如幼儿园学电子琴和舞蹈,小学学奥数,初中学物化生竞赛……于是她充满了叛逆,立志为了能早日摆脱这些规划,要考到一个离家远点的学校。

5

最终她成功了,考上了985,暑假做实习不回家,去法国交流一年独自周游欧洲。

但是她跟我说,“其实我觉得,迷茫比叛逆好一些。叛逆是有人为你画好了路,你却没来由地不想走;迷茫是眼前有好多路,你却不知道走哪一条。迷茫不要紧,年纪轻轻没见过世界的轮廓,谁又能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命运?

“迷茫的人知道自己需要方向,所以会去勇敢尝试;但叛逆的人却只是为了特立独行而叛逆,就像一颗勇猛燃烧的流星,燃烧殆尽后什么也没剩下。”

这位朋友的叛逆到了什么程度?旅游不看攻略,实习不看推荐,过年回家亲戚聊天不答话,到后来就连在四人宿舍里都觉得吵闹厌烦。

她说,“叛逆真的很不容易,不想走被规划好的道路,不想走被无数人走过的道路,于是就变成了你一个人在和全世界对抗。但是到头来,你却不清楚自己为了什么而对抗。”

那些冲刺也抵达不了的终点,得慢慢跑

6

焦虑盛行的时代,也有人为了标新立异而提出“慢下来”。但是就像以前的体育长跑测试,一旦有人从一开始就全力冲刺,后面的人不论体能好不好都会拼命跟上,终于冲过终点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崩塌,头晕得能看到星辰。

我们需要的也许不是慢下来,也不是不再焦虑整天笑哈哈乐观向上,而是看得远一些,久一些。跑快跑慢不要紧,但不要因为累就停下来走路,也不要因为亢奋就猛然冲刺。

记忆里,每当我因为作业繁多而心情焦躁,熬夜到摔书本时,家人对我最常说的话是:“不要着急,一步一步来。人的生命很漫长,不是冲刺一下就能抵达终点的。”

一年有365天,如果我们能活到80岁,那就一共有29200天。中考、高考时的“冲刺一百天”,在这漫长的时间里所占据的比例不到百分之一。但我看过太多的家长和孩子,为了那占据人生长度不到五分之一的升学殚精竭虑——成功的人自然有,但那些考试失利的人却未必山穷水尽。

7

办公楼的最顶层有一个辅导班,每天六点之后,源源不断的学生们背着书包过来上课。有个留着短头发的女生从周一到周日每天都来,后来得知她补习的是数学和英语——高中时期她两门课及格的次数屈指可数。

和很多励志故事与软文广告宣传的不同的是,辅导班并没能改变她的成绩。她在全班垫底,最终去了青岛。

年末时,她发了一条朋友圈,总结一年来的自己:国奖,学生组织主席,微电影奖。

看吧,即便在那占据人生长度不到五分之一的时间里过得不如意,也不代表没有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

有个名为“时间的朋友”的跨年演讲提到,在过去几年时空呈现出碎片化的形态:小说变成了段子,专辑变成了单曲,大片变成了短视频,晚餐变成了外卖,站台上的别离,变成了微信上的常联系。
这个世界真的变化得如此之快吗?

8

拥挤的地铁上,有学生在看纸质版的《边城》;拉开因为油污熏染而模糊不清的玻璃门,有小卖部里的老板靠在摇椅上看报纸。

11月份《无名之辈》上映,有人在影院里被感动得稀里哗啦,抱着同伴的肩膀说想家。

每天夜里下班,路过小区门口都有个阿婆卖炒饭炒面,没有年轻人喜欢吃的炸鸡烤串烤冷面,但总有那么几个西装领带外面穿着羽绒服的常客坐在小板凳上,和阿婆一起在冷风中边吃边聊天。

出差和旅行得多,对于一些说走就走天涯海角的背包客和旅行者已经见惯不惊,但有些朋友的“说走就走”却是每当身边有人远行,去的时候要送到检票口、回来的时候要带着打包的夜宵迎接。

其实,我们并没有很多文章形容得那样善变。温暖、灯光、烛火,人与人之间的摩擦,情感,香港马会资料习惯,都刻在了骨子里。

也许我们的确越跑越快,但不会越跑越慌。

如果你习惯长跑,就会知道在一段十公里长跑中,一公里只是热身,跑到四、五公里时会觉得筋疲力尽,心跳加速,但撑过去,你就会发现你的力量、耐力和精神远比想象得要充沛。

9

十年后,他们的天空

我看过许多在成功经验分享会上的所谓学霸少年,按照稿子呆板地演讲、一问一答,下了演讲台就变成一门心思打游戏和刷视频的手机少年。

他们所谓的成功是规划的成功,而不是他们自己的成功。

少年时代,父母并没有给我定下什么宏大的规划,甚至连兴趣班也没给我报。高考前,我问他们:“如果我考差了怎么办?”

“那就就近读个大学呗,离家近也好啊。”

10

家人对我的影响更多时候是在香港马会资料上,比如长大了就要学着做饭炒菜刷碗、一个人住也要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出远门时怎么照顾自己……

当时对这些没有概念,但直到自己在外面住时,到超市里买油盐酱醋和肉蛋蔬果,才发现其实已经三、四年没碰过锅铲,却并没有一点生疏,反倒喜欢上了在寒冷的夜晚给自己煮一锅大乱炖或者一碗汤圆取暖。

十年前,放学回家的我坐在餐桌旁,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吃晚餐,排骨萝卜汤和苦瓜炒鸡蛋。

现在,下班回去的我先去超市,然后开煤气、熬高汤、煮肉菜、下面条、打蛋,一气呵成。

十年这个时间段很有趣,它很慢,慢到人们不得不用各种想象和计划来填充;它也很快,快到一转眼,我们就变成了以前不曾想到的样子。

事实证明,宏大的规划和想象极少有实现的时候,反倒是那些着眼于整个人生的香港马会资料细节在塑造着人的成长。

11

我也常常想起在云南的那个夜晚,沿着银河倒映地面的光线在河谷行走,每一条分支的岔路都意味着选择和取舍。我没有选择任何一条已知的岔路,而是拐入森林,爬上山顶。面前悬崖峭壁,银河仿佛也在这里延伸到了尽头。

越是这样的情景越让人着迷,那些白日已经见过的山峦在覆盖上一层神秘的星光“魔术布”后,带给人想要探索的好奇和热情。

现在的我能够看到明亮的星辰,十年后,我的孩子们——如果那时候有的话——他们看到的夜空又是怎样的呢?

我不知道,不过,他们的天空由他们去塑造。

文章来源:乡村笔记BTC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6Yh23DdqBOf_fqVMctNry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