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865c55a875c24e331b35dbd1bb81b9ca|1545225416|1545225416;Path=/ 3e26 分离只是幻像,“痛苦”证明着我们本为一体 | 重新连接的工作③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首页 > 环保大家 > 分离只是幻像,“痛苦”证明着我们本为一体 | 重新连接的工作③

分离只是幻像,“痛苦”证明着我们本为一体 | 重新连接的工作③

续上文:重新连接的工作② | 在生态危机时代,“感恩”是基本的生存技能

【前言】这段时间,我在一家小型生态农场做志愿者。来这的路上,我乘车经过大片的乡村,一路看到许多发黑的河流,缺乏生机的土地,路上行走的、还有陆续上车下车的大多是老年人。如果是以前,我大概会刻意不去多想,可能会转移视线或是听听音乐来帮自己分心。可是经过这两年的反思和练习,现在我会重新看待这些景象,也重新看待自己的感受。

我去生态农场,并不是想去什么“世外桃源”。这个农场和其所在的乡村本来就是连在一起的,不可能分离。农场是这片乡村的一部分;而整体环境的污染和凋敝也是农场所面临的现实的一部分。我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当我感受到污染和凋敝的时候,那种低落、遗憾的情绪也当然是自然而然会出现的,没必要去回避这情绪。

面临现在的社会和生态问题,我们在有意无意地接收到外界信息的时候,都会不可避免地感受到痛苦——即便我们不愿承认、甚至刻意压抑这种痛苦。但其实,痛苦本身不是问题,而是一种正常的、健康的、基于生存本能的反应。对痛苦的压抑,才是最大的问题和最严峻的危机所在。

Industrial-Air-Pollution-1000x600

不幸的是,主流文化并不鼓励人们善待痛苦,而是教我们要尽量“开心点”,要“积极乐观”,并且将痛苦与“胆小”、“不正常”、“消极”、“无能”等等词语联系在一起。我们很难真正意识到,如此对待痛苦,究竟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后果?是让生活变得更好了还是更糟了?

“重新连接的工作”第二个步骤,即“尊敬痛苦”,能帮助我们打开心,看见痛苦的深层价值,感受到生命之间的内在连接。(以下主要内容整理、编译自《Coming Back to Life》(回归生命)和《Active Hope》(积极的希望)。建议在读完本系列的前两篇后再阅读本文。)

痛苦是疗愈的一部分

“许多人一直都不明白这个道理,直到为时已晚:你越努力避免痛苦,你就越会感到痛苦。”——托马斯·默顿

在新闻报道和每日的生活中,我们被不幸的信息包围着——这些信息可能是关于失业率增加、无家可归者、有毒污染物,或是远方国家正在发生的饥荒,还有越来越具破坏性的飓风、洪水和干旱,不断扩大的战争……这些事件在我们内心激起了恐惧、悲伤和愤怒,尽管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向别人表达这些感觉。而这些深刻的反应,其实是源于我们与所有生命之间的连 3fe8 。

没有人能免于这种痛苦,正如同,人不可能完全与自然隔绝地独自生活。这痛苦与自然界的物质、能量和信息的流动是不可分割的。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些流动的一部分。人与其他所有生命并非各自孤立存在,而是互相连接着的开放系统。我们像是地球的身体中的一个个小小的细胞。当这个巨大的身体受到创伤时,我们就能感觉到这创伤——哪怕我们自己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这种痛苦不仅是自然而然的本能,也是我们整体疗愈的一个绝对必要的组成部分。疼痛的出现有着重要的意义:它是一个警告信号,旨在引发必要的补救行动。因此,问题不在于痛苦本身,而在于对痛苦的压抑。

让我们来探讨两个问题——是什么导致了对痛苦的压抑?另外,这种压抑让我们付出了什么代价?

eye-447428_1920

是什么压抑了痛苦?

1.将痛苦视为负面问题

我们习惯于认为,痛苦是一种负面问题,是“不正常的”、“不应该出现的”,是必须被尽快去除、被治疗的。生活中,一旦身体某个部位有疼痛,很多人习惯于用止痛药去压制这些痛苦。可想而知,我们习惯于认为,如果允许自己为世界感到痛苦,那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我们担心,如果让自己充分体验这些感觉,我们可能会崩溃、失去控制,或陷入无底的深渊。

2.担心失去生活的意义

每个人都本能地想要寻找生命的更高层面的意义,这就像对氧气的需求一样自然。但是,如果我们了解有关全球危机的信息,就会感觉到,它正在威胁着我们曾经相信的一切。因为担心自己的生活可能会失去意义,我们就不自觉地选择把目光移开。

可是,转移注意力不等于解决问题。当我们鼓起足够的勇气去研究现有的数据时,结果却比我们大多人想象的更糟糕。

3.一些灵性练习中的误区

一些人在进行灵性练习的过程中,倾向于认为,痛苦是负面问题、是障碍物。为社会和生态危机而感到的悲伤和愤怒被视为一种“执着”,被认为不如内心平静来得有价值。此外,有人认为,个人必须在获得启蒙或救赎之后才能为世界服务:“我首先要在自己内心找到平和,然后再看看我能为外界做些什么。”人们假设,世界和“我”在本质上是分离的,而且误以为,“疗愈自我”和“疗愈世界”是两件互不相干的事。人们还担心,对苦难的关注是一种“负面能量”,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然而,“重新连接的工作”是基于这样一个理解:我们与世界是不可分割的。世界的美与痛与我们每个人共生共存。我们看到的外界危机并非源于“个人思想的投射”,而是源于制度化的无知、恐惧和贪婪。

tube-945487_960_720

4.害怕不合群

商业广告和政治运动告诉我们,“成功人士”总是乐观进取的,他们对进步和发展有着坚定的信念。在这样一种文化中,如果一个人为世界现状感到痛苦,他/她会担心,这种痛苦是否代表着自己是失败、无能的?是否代表着自己跟其他人都不一样?在我们的文化中,悲伤和难过被认为是软弱的表现,而冷漠却被认为是“够酷”。

5.不信任自己

很多人不愿表达自己对社会和生态问题的担忧,因为担心会被卷入一场大辩论之中,这辩论往往需要超出我们能力范围的知识和数据。全球化经济鼓励我们依赖所谓的“专家”。专家已经告诉我们,核电站与乳腺癌无关,杀虫剂和哮喘无关,贸易协定和失业增加也完全无关。面对这些专家的言论,我们很容易怀疑自己的判断和直觉,尤其是当周围的人似乎都同意主流观点的时候。当越来越不信任自己,我们也越来越感受不到(也不愿去感受)自己的内心。

6.害怕亲人受伤害

我们不愿给亲人增加负担,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内心的痛苦。特别是当父母面对小孩子的时候,这种心态尤其的艰难和微妙。父母知道孩子在成长中已经面临诸多挑战,他们不希望自己的感受给孩子带来更多负担。这种想法导致了,一些父母会不自觉地向孩子屏蔽或否认一些“坏消息”。

然而,我们的沉默可能给孩子留下这样的印象:他/她的父母并不知道(甚至不在乎)世界上发生了什么。这会给孩子的成长带来什么影响呢?

7.将自我视为孤立的个体

如果我们假设自己与外界相分离,我们就很难相信自己会为世界而感到痛苦。西方文化的个人主义偏见就支持着这一假设。为世界感到的恐惧、愤怒或绝望的感觉,往往会被定义为是个人的心理问题。比如,一些治疗师会说,这种痛苦是源于我们生命早期的创伤,或者是将原生家庭的问题投射到了外界。因此,我们禁不住要怀疑这种痛苦的必要性。我们越来越习惯于只关注那些与个人需求和欲望有关的情感。

世界不是一个需要被解决的问题,而是一个生命体。我们都属于这个生命体。世界是我们的自我的一部分,而我们也是世界的苦难的一部分。除非我们找到“分离”的假设的根源,否则疗愈是无法发生的。而我们与造物神分离的最深层原因在于,我们忘记了其神圣的本质,那也是我们自己的神圣的本质。——卢艾林·沃恩-李(Llewellyn Vaughan-Lee)

8.信息爆炸导致的分心

无论我们走到哪里,电子设备都不断地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很容易被碎片化的信息打断,这使得我们很难进行深入思考或维持有意义的对话。无穷无尽的信息吞没了我们的自我意识,削弱了我们与周围真实世界的联系。面对信息爆炸,不仅注意力被劫持了,想象力也被压制了,我们很难想象出未来能够创造一个什么样的新世界。

9.害怕感到无能为力

“我不想去面对这个问题,因为我对此无能为力。”讨论社会或生态问题时,这种回应再常见不过。但我们并非真的无能为力,而是害怕感到无能为力、害怕面对那些自己不熟悉的问题。我们想成为“命运的主人”。我们觉得,自己应该对生活中的一切负责,并且应该为所有问题都找到确定的“正确”答案。所以,我们倾向于关注那些自认为可以掌控得住的领域,回避不确定性。

这就变成了一个自证预言:我们的关注范围越小,影响力范围就越狭窄。而事实上,这种越来越小的影响力,并不能证明我们的真实能力。

10.工作压力

全球金融危机使得职场竞争愈发激烈,即便我们暂时保住了工作,也可能是缺乏安全感的。随着就业福利被削减,工会遭到破坏,社会健康和福利项目被大幅削减,我们不得不把关注焦点缩小到养家糊口上,几乎没有时间或精力去了解这个世界的命运。

然而,关注点的缩小,并不能让危机消失。在一个生态日趋恶化的世界,人们将要如何继续养家糊口呢?

pollution-1148841_960_720

压抑痛苦,造成了什么代价?

我们用力试图保护自己,不允许自己为世界而感到痛苦,有意无意地避开那些可能会让自己难过的信息。但这种压抑已经让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1.阻碍认知功能

压抑痛苦,对我们的能量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并削弱了我们对周围世界的感受能力。这种压抑就像是全身麻醉剂——如果我们感受不到痛苦,其他感觉也一并被削弱或压抑了。爱与丧失的感觉变得不那么强烈,天空的色彩不再生动,偶尔的愉悦感也显得有些沉闷。

正如一位与越战老兵一起工作过的医生所言,“当我们让大脑变得麻木、让自己不再能感受到痛苦,代价就是,我们也放弃了感受愉悦的能力、放弃了灵活应变的能力。”

压抑痛苦,也影响着我们的思考。它会削弱我们的认知功能。对于那些与自己已有的见解相矛盾的信息、以及可能带来压力的信息,我们选择不自觉地避开,而不是敞开心去学习。后果就是,我们内在的智慧也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

2.阻碍了与潜意识的连接

回避真相,是一种自我欺骗。这阻碍了我们与潜意识的连接。而广阔无边的潜意识,是直觉的源泉、是创造力的源泉。只有当与潜意识连接,我们才会意识到,自己是生活在一个有生命的世界中。

我们回避和压抑的东西并不会消失。在个人层面上,被我们压抑的东西会被储存在身体里,最终可能表现为个体的疾病。在集体层面上,正如荣格所指出的,被人们驱逐的痛苦,最终会在历史舞台上展现出来。

3.抑制了自我保护的本能

自我保护的本能,是生物界中最强大的驱动力,对我们物种的繁衍和生命的延续至关重要。在印度的脉轮体系中,这个驱动力被认为与海底轮相关。由于海底轮的能量会经由双脚与大地取得连结,所以海底轮运作顺畅的人,会有一种“扎根大地”(grounding)的感觉。如果一个人的海底轮受阻,以至于无法和大地取得连结时,会带来一种很深的恐慌──怀疑自己存在的合理性与价值,或是感到自己的存在是空虚的。

对那些威胁生命的事物(特别是大范围的危机),感受到痛苦本是正常的,这反应着生命自我保护的本能。如果强迫自己压制这种本能,我们可能会堵塞海底轮,切断自己与原初智慧和能量的连接。要打开海底轮(也即打开我们完整的生存意志),意味着,我们要允许自己感受到世界的痛苦,不再压抑这种痛苦。

4.阻碍爱欲

海底轮不仅代表了保护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它也滋养着爱欲(eros)的流动。当海底轮的能量被阻塞,我们就不再容易感受到与生命之网相连的那种狂喜。当爱欲薄弱时,我们也不再在意生活中的“美”。我们不再认为艺术是生命成长的必需,而只是用艺术来做装点或彰显财富。我们可以观察到这种现象:在学校和社区,对艺术、音乐和戏剧的支持都在减少。越来越多人认为艺术是“没用”的。与此同时,在当今的文化中,我们也能看到对享乐主义和短期满足的狂热追求。这种享乐主义并非源于我们内心真正的需要。它疯狂和浮躁的本质正反映着,我们丧失了(也同时渴望着)与生命之间的充满爱的连接。

5.阻碍了共情的能力(empathy)

爱欲滋养了我们在生命之网中的共同根基,培育着共情的能力,而这种能力让我们能够与他人紧密相连。如果共情的能力受到阻碍,我们就不再容易体会到他人的情感、不容易理解他人。相反,我们倾向于把自己压抑的恐惧和愤怒投射到别人身上。这对人与人关系的损害是巨大的。

6.阻碍了想象力

要自由发挥想象力,需要我们信任生命,需要我们有勇气去踏入全新的领域。想象力能让我们打开新的视角,看到未来的多种可能性,看到新的生活方式的意义。在这个时代的主流叙事之外,想象力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选择,可以防止我们盲目从众。但是,当我们压抑痛苦的感受时,随着认知能力受阻,想象力也会同时受到阻碍。然而,如果要转向生态可持续的社会,想象力却是一种至关重要的资源。

7.阻碍了反馈回路

所有开放的系统,小到微生物,大到一整个生态系统,都会通过反馈回路来自我调节。我们的感觉、认知和情绪反应,都可以给我们提供宝贵信息,以引导行动的走向。如果我们能看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么我们就会发现,压抑自己对世界的创伤的感受,会阻碍反馈回路。这样一来,必要的改变就很难发生,问题愈发恶化。

面对世界现状,如果压抑自己最深层的感受,会让生命显得缺乏活力、缺乏意义。每一个否认、压抑感受的行为,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都在影响着我们行动的力量。我们被降格为“受害者”,看不到自己真正能做什么、想做什么。

640

在“重新连接的工作”中,“尊敬痛苦”这个步骤的练习方式有很多种,但最关键的原则,就是打开心去面对痛苦,不评判痛苦,将其视作健康的、正常的反应,视作生命之间相互连接的证明。

当然,这种观念的转变,说起来似乎简单,实际上却需要我们投入很多的练习。我们不必要强制自己短期内就接受新的观念,而是可以慢慢在生活中去体会。这跟上一篇中写的培养感恩的方式是相通的。特别是,如果我们久居城市、与自然脱节严重,或是习惯于过度用脑、习惯以评判的方式对待自己,那么就更需要给自己时间,慢慢放下惯常的思考,打开感受力,随之让新的视角自然浮现出来。下一篇文章会 1184 继续分享具体的练习方式。

(待续)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