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865c55a875c24e331b35dbd1bb81b9ca|1545218028|1545218028;Path=/ 97e 为了生命的延续:大转折,面向未来的指南针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首页 > 环保大家 > 为了生命的延续:大转折,面向未来的指南针

为了生命的延续:大转折,面向未来的指南针

【导语及作者简介】本文编译、综合了Joa b50 nna Macy(乔安娜·梅西)的两篇文章。Joanna Macy是美国生态运动先锋、深层生态学家、佛学家、作家,从60年代即开始参与社会运动,后逐渐成为全球和平、正义和生态运动中一名备受尊敬的关键人物。她于70年代开始创立的课程“重新连接的工作”,已经在各类教育和社会组织中被广泛采用。她的工作帮助人们学会面对社会和生态危机,从所有生命的深层连接中获得能量,将痛苦转化为创造性的合作行动。

编译/Jing

大转折:从帝国到全球社区

大转折:从帝国到全球社区

“大转折提醒着我,我不必独自一人去拯救全世界。这样,我就会有更多的精力来奉献给自己生活的小小的地方。”——旧金山反站运动人士

“当我把自己为可再生能源所做的工作置于大转折的背景之下,我感到更加坚定了。”——巴西的企业顾问

“我喜欢告诉生态营的孩子们,他们的生态修复项目是大转折的一部分,他们自身也是大转折的一部分。”——德国黑森林的教师

“我在巴塞罗那能亲身感受到大转折的发生,同时它也把我和世界各地的活动人士联系起来。我觉得不那么孤独了。”——西班牙的社区组织者

article_the-great-turning

无论我走到哪里,在与我一起工作的每一个组织中,大转折(The Great Turning)作为一个概念框架,正在变得越来越有价值。所谓大转折,指的是从工业增长社会向生态可持续社会的转折。也即从自我毁灭的政 b48 经济,转向与自然和谐、面向未来的经济。它囊括了那些为尊重和保护生命而采取的所有行动。大转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场关键的大冒险。

当然,大多数参与这次旅程中的人并不把它称为大转折。他们本就一直为生命的持续而战,并不需要一个特定的概念去描述这种行动。然而,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大转折的概念非常有用。对我来说,作为一名老师、社会活动家和母亲,大转折帮我感受到那些肉眼看不见的事实:那些更大的推动力量,以及这些力量所指的方向。与此同时,大转折使我对人们的具体行动有了更深的认识。也就是说,大转折既像是指南针,又像是一副透镜。

面对无数的社会和生态问题,我们会各自采取行动,以勇气和奉献精神为它们奋斗。但是,我们面对的压力似乎如此之大,时间又如此之短暂,这样我们很容易担心,个人的努力是否太分散,是否难以产生真正的成效。我们往往会陷入一种短视的思维方式,而正是这种思维束缚着现在的政治经济。

“大转折”邀请我们,从狭隘的短视思维中抬起头,看到更广阔的历史图景。把个人努力看作是一项庞大事业的一部分、看做是与危机势均力敌的一场潮流,这会带来多么大的不同啊。

正如许多人观察到的那样,正在进行的这场转变,规模之大,堪比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农业革命和过去两个世纪的工业革命。随着工业增长社会的失控,第三次革命开始了,它甚至被命名为“生态革命”或“可持续发展革命”,或被称作“大转折”。正如美国前环保局局长威廉·鲁克尔肖斯(William Ruckelshaus)所说的,前两场革命“是渐进的、自发的,在很大程度上是无意识的,而这(第三场)革命将必须是完全有意识的行动……如果我们真的做到了,这将成为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大事件。”

作为指南针,大转折帮助我们看到现在的政治经济发展的方向。因为工业增长社会是建立在一种不可能的要求之上——要求实现企业利润的无限增长——这一方向必然会导致崩溃。没有哪个系统能忍受一个变量的最大化。我们的社会系统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资源的消耗量、垃圾的产生量都远远超出生态系统承载的限度。对生物圈造成的损失,现在正影响到每一个生命系统,并削减着复杂生命形式所需的多样性。然而,生命是一个动态的过程,生命会自我组织,以适应和进化。正如进化将鳞片变成羽毛,鳃变成肺,海水变成血液,现在,巨大的进化压力也在发生着作用,增强人们进行有意 b50 的转变的能力,驱动着变革的发生。

尽管如此,正如地质记录所证明的,物种灭绝至少和成功的适应一样多。这次,我们的进化并不一定会成功。在新的、可持续的社会形式和结构形成之前,自然系统可能崩溃到无法修复的地步。人们内心普遍感受到的痛苦当中,有一部分就是源于对这种可能发生的崩溃的担忧。

如果我们想保持诚实和警觉,这种痛苦是不可避免的。大转折并不是注定会成功实现的。失败的风险确实存在。然而,假如非要坚持积极信念,就会蒙蔽我们的双眼,加重心灵的负担。我们也许会说服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这种自我安慰能激发我们最大的勇气和创造力吗?

大转折,就像指向未来可能性的指南针,帮助我生活在极端的不确定性中。它也使我相信,无论我们最终是否成功,我们为生命所承担的风险将生出巨大的智慧和团结,而这将是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

人类的第三次革命不仅是一种可能性,也是一种正在进行的、持续的、多样化的现象。大转折就像一副透镜,通过它,我们可以感知转变正在发生的程度。这副透镜至关重要,因为它揭示了被主流媒体忽视或扭曲的事实。

在社会各个方面,大转折的行动都在出现,就像在失落文明的废墟中长出萌芽一样。大转折的“透镜”让我们看到,像风力发电场、针对选举舞弊的诉讼、保护海洋哺乳动物等等,这些看似不同性质的举措,都是历史性转变的一部分。

大转折的三个维度是协同共生的

大转折的三个维度是协同共生的

理解大转折的三个维度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使我们能更容易看到正在发生的变化,并认识到自己在其中的位置。虽然以下是以第一、第二、第三维度来呈现大转折,但这些维度并没有时间先后顺序或是重要性的排序。它们协同共生,相互促进。我们可以从任何一个维度开始入手,而一个维度的行动自然会引发其他维度的行动。

tar-sands-pipeline

第一维度:减缓破坏

第一个维度包括所有为了减缓破坏而做的努力。这些行动可能是大转折最明显的层面,包括为了减缓破坏所需的所有政治和法律工作,以及直接的行动——封锁、抵制、抗议,和其他形式的拒绝。一些例子有:

  • 记录工业增长社会的生态和健康影响;
  • 以消费来抵制,不再购买对生态和社会造成毁坏的商品;
  • 请愿保护物种;
  • 抵制那些危害生态和破坏社会经济正义的组织和协定;
  • 揭发违法和不道德的企业行为;
  • 在生态遭到破坏的地方(比如在受砍伐威胁的原生林或在核废料倾倒场)进行抗议……

这类工作可能是危险的,但能赢得时间。拯救一部分生命、一部分生态系统、 b48 部分物种和一部分基因库,将其保留给未来,是这个大转折的必要组成部分。虽然工作的进程可能是缓慢的、令人沮丧的,但许多胜利也已经发生。比如在北美、澳洲、波兰等地,那些仅存的原始森林就是通过第一维度的行动而得以被保护。

但是,即使第一维度的每一场战斗都打赢了,也还不够。生态可持续社会需要我们建立新的形式和结构。

gaiaorg

第二维度:系统和结构层面的改变

大转折的第二个维度同样重要。为了使地球上的生命免于工业增长社会所造成的损害,我们必须了解工业增长社会的运作机制。是什么样的隐性协议,为少数人创造了肮脏的财富,却逐渐使其余的人变得贫穷?是什么样的契约,使我们陷入一种贪得无厌的经济中,把自然变成了资源库和下水道?

这不是一幅美丽的画面,我们需要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心,才能做到用现实的眼光面对它。但我们正在揭开全球经济运行的神秘面纱。当我们看到这个系统是如何运作的,我们就不那么容易妖魔化那些受制于它的政客和CEO了。而且,尽管工业增长社会的力量显而易见,但我们也可以看到它脆弱的一面——它多么依赖于我们的盲从,多么注定要自我毁灭。

除了理解目前的系统如何运作,我们还创建了结构性的替代方案。在无数的地方,新的社会和经济运作方式正在萌芽。我们不是一味等待政策的改变,而是团结在一起,在自己的社区采取行动。我们为了生命的持续而发挥创造力、彼此合作,这些行动可能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它们为未来埋下了种子。

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时代有这么多的新实践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集中出现。第二维度的一些行动包括:

  • 发展教育课程、建立学习小组,帮助人们理解工业增长社会的机制;
  • 非暴力、公民自卫的策略和行动;
  • 减少对化石燃料和核燃料的依赖,并改用可再生能源;
  • 合作性的生活方式,例如合作居住和生态村;
  • 社区花园、消费合作社、社区支持农业、本地农夫市集、水域环境修复、本 b50 地银行和本地货币……

通过仔细思考并且选择怎么消费、怎样出行、如何节约资源,我们正在共同创造一个新的系统。第二维度中的许多行动,其实是重新恢复了传统做法。然而,尽管这些做法很有希望,但如果没有深层的价值观来滋养它们,它们就无法持续。为了继续成长壮大,这些行动必须能够反映出——我们是谁,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我们与彼此、与自然的关系是什么……换句话说,我们的世界观必须要发生深刻的变化。

37638994_2052205058131407_4573533561944014848_n

第三维度:意识的转化

是什么激发了人们的奉献行动?在我们意识的核心,是关怀和慈悲的源泉。我们可以将这个源泉看做是相互连接的“大我”,而这个“大我”可以得到滋养、不断成长。我们可以加深对于世界的归属感。就像树木的根系不断延伸一样,我们也可以让彼此的连接继续扎根生长,让自己从更深的源头中汲取力量,获得当今社会急需的勇气和智慧。

意识的转化,现在就正在发生着。这既是认知革命,也是灵性觉醒。意识转化正在通过许多途径实现。它被新的科学发现所激励,也从古老的传统文化中获取灵感。当我们为世界的现状感到悲伤,意识的转化也在升起。这种悲伤无法被解释为是个人的心病,而是一种共通的感受。这向我们揭示着,旧范式中的孤立的、忙于竞争的“小我”其实并不存在。所有生命都彼此连接,属于同一个生命之网。

第三维度的形式和行动包括:

  • 生命系统理论;
  • 深层生态学,以及深度的、长期的生态运动;
  • 入世灵性;
  • 创造灵性和解放神学;
  • 传统信仰的复兴;
  • 生态女性运动;
  • 生态心理学;
  • 简朴生活运动……

在大转折的第三维度所形成的认识,使我们免于陷入恐慌或麻痹。这帮助我们抵御诱惑,也停止互相攻击。

现在,就在这个时代,三条河流——为世 c30 界感到悲伤,科学的突破,祖先的教导——汇流在一起。从这些河流的汇合处,我们觉醒了,重新记起了那些我们早就知道的事实: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地球中,这是我们的一切本质和智慧的源泉。尽管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机械论的教导,我们还是想要重新将这个世界看做是神圣的生命体。

Joanna-Feature-1200x650.png-1200

无论是通过盖娅理论、系统理论、混沌理论、还是通过解放神学、传统信仰,这些洞察和体验是绝对必要的。这帮助我们从工业增长社会的掌控中挣脱,为我们提供了更崇高的目标和更深层的幸福感。这重新定义了“财富”和“价值”,将我们从消费和控制的冲动中解放出来。

所得的收获是如此丰富,以至于当我们宣告这些新的理解之时,就没有必要去恐慌或自怜了。相反,在黑暗中,我们能看到无处不在的祝福,为此刻的生命而感恩。这些收获帮助我们保持警觉和稳定,这样我们就会携起手来,找到帮助世界自我疗愈的方式——并且,将当下的混乱看做是未来世界的育苗床。

通过“深度时间”(deep time)的练习,我和我的同事们更能感受到自己与祖先和后代的连接。我们将自己的匆忙的、支离破碎的生活打开,将自己置身于更久远的时间中。这样,为我们赠与生命的祖先变得更真实了,子孙后代也同样变得更真实了。我们一直在内心守护着这些后代,把他们看做是未来的种子。

这些练习,长期以来一直是我的工作坊的特色之一。在2005年,这还引发了一场不同寻常的活动。在澳大利亚,对于那些热情欢迎我们的原住民来说,梦幻时代(Dreamtime,见注释)仍然存在着。我们几十个人聚集在一起,举行仪式,沉浸在深度时间里。在那里,在南部海岸边旋转的星斗下,我们感受到了这个时代的力量。在静默、仪式和角色扮演中,我们感觉到,祖先和后代来到我们身边,鼓励我们去做自己注定要做的工作。在讨论中,我们感到与当代的生命共存,也感受到他们所作的各种努力有多么大的规模。“全球社区”对我们来说不仅是一个承诺,而且是一个现实。

回到日常生活中,我们将彼此称作是“幼苗”。这就是大转折带给我们 b50 :它让我们成为未来的幼苗。有这么多双手、这么多颗心在一起工作,有世世代代的人在支持我,我怎么可能踌躇不前呢?

关于大转折的纪录片

关于大转折的纪录片

参考文章链接:

https://www.yesmagazine.org/issues/5000-years-of-empire/the-great-turning-as-compass-and-lens

https://www.ecoliteracy.org/article/great-turning#

图片来自Work that Reconnects, Gaia.org, Ciis.edu等。

注释:梦幻时代

澳洲原住民的文化自成体系,他们拥有独特的世界观,他们相信土地、动物,乃至自然界的所有东西都是在人类出现之前由创世神创造出来的,而那个时期被称为梦幻时代(Dreamtime)。

可是英语中并没有恰当的词语来描述原住民这种别具一格的世界观,直到19世纪90年代,人类学家斯宾塞才用Dreamtime一词来指代原住民社会的信仰、文化和价值观的发展体系。

美国人类学者伍德维尔(Tai Woodville)将Dreamtime归纳为“一种超越了时间和空间概念的本源的维度”。Dreamtime的世界同人类的客观世界共存,只是人类的肉眼凡胎找不到通向那里的路,在那里居住着人类祖先和造物主的灵魂。原住民认为“梦幻时代”的时间是并行存在、同时发生的(all-at-once),而世俗世界的时间是有先后次序的(one-thing-after-another)。

有机会原创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 b48 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1. xiaona 10/05/2018
    :?:
  2. xiaona 10/05/2018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的事情,我与《菜篮子革命》一书后记的郭准是同事,我之前给他做财务。2018年3月22日我的父亲意外摔伤开颅手术并发症去世,这一切郭准都知道。2018年7月4日晚上他带我去他家,并且告诉我看着我为我的父亲去世的事 21e8 情伤心他感觉很伤心,因为我们两个人年龄大了应该考虑结婚安家,这样可以相互照顾下。十天之后我们发生了关系,他就失踪了,并且告诉我不认识我。16日他在我公司门前大闹吐我口水,拿我的钥匙包打我,还拿了我的手机在我的微信群里发“睡我一次,要十万”这样的话,因为这个我离职了。我起诉到法院,法院因为证据不足,允许我收集到证据重新起诉。 这个平台是一个温馨祥和的平台,请你们帮帮我,我只要他承认他做过的事情就可以。因为他知道我的手机密码,而且他不止一次动手打我,请你们帮帮我,是他拿我的手机发的微信“睡我一次,要十万“。谢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