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865c55a875c24e331b35dbd1bb81b9ca|1545218040|1545218040;Path=/ 97e 这个老嬉皮,当过律师,会做豆腐,写过《气候危机》,现在却推广生态村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首页 > 有机生活 > 这个老嬉皮,当过律师,会做豆腐,写过《气候危机》,现在却推广生态村

这个老嬉皮,当过律师,会做豆腐,写过《气候危机》,现在却推广生态村

作者:Ding Lilac

生态村构建(EDE)工作坊进行到第二周,本周学习生态维度。因为我有环境 b50 景观设计背景,之前也上过和生态有关的朴门永续设计工作坊,所以理解起来比较容易。

我们的老师是Albert Bates。他在美国早期的生态村之一The Farm至今生活了45年,在那里成立了生态村培训中心,也是全球生态村联盟的前任主席。有天他讲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兴起的嬉皮士文化,他们倡导爱与和平,不依赖金钱,喜欢简单而随意的生活。1971年,几十辆校车载着嬉皮们从美国西海岸旧金山开到南方,建立了The Farm。

因为一无所有,他们回收改造别人的废弃物建设家园,学习农耕的过程中逐渐改用有机农业,也开公司,以制作豆制品和太阳能板见长。在危地马拉地震和日本核泄漏事件后,The Farm提供了物资、人员和技术支持。作为一个多数时间只有几百人的社区,他们做了许多工作,向世界各地需要帮助的地区伸出援手。那天Albert分享了两个半小时,让我们了解了一个共识社区的成长和价值观。

Albert写的书《巴黎协定》(左一)和《气候危机》,介绍The Farm社区的书(右一)

Albert写的书《巴黎协定》(左一)和《气候危机》,介绍The Farm社区的书(右一)

他自己作为律师从业20年,关注环境和人权问题。在他的努力下,全美曾停止核电站建设。上世纪80年代,气候变化还没被关注,他阅读了3000篇相关研究,用通俗简明的语言写出了《气候危机》。他一再告诉我们全球变暖的危急性,说地球像一个着了火的房子。他写的另一本书叫《巴黎协定》,我模糊记得这个协定和全球气候有关。去查过才知道《巴黎协定》是人类历史上应对气候变化的第三个里程碑式的国际法律文本,形成2020年后的全球气候治理格局。如果真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我们也许可以避免某些灾难性后果。该协定谈判复杂、 b48 议程漫长,他将自己的参会过程写成了书。

通过蜘蛛网游戏认识生态系统复杂性

通过蜘蛛网游戏认识生态系统复杂性

盖娅理论把地球比作一个自我调节的有机体。通过我的感知,地球是有生命的。那天我父亲谈起他从年轻时开始有的感觉:地核是地球的心脏,提供能量,火山爆发是地球在喘气,地震是地球的脉动。我被他的话震惊了,一个未曾受过太多生态教育的普通人有这样的认知,我有理由相信与地球的连结是每个人的本能。

Albert带领户外学习

Albert带领户外学习

Albert不仅是社会活动家,还是生活家,出版了4本素食书籍,造自己的房子,种蘑菇,当园丁,简直是个全才。这一周开启听讲模式,了解替代能源、灾害防护、雨水收集等。不动手实践的生态村构建者不是好生态学家,周末我们实地制作了土团座椅和关键线灌溉系统。每周末都有游学安排,第一周拜访华道社区,一个由众筹开始的生态村,学习社群构建的发心和路径。本周参访来吧田园综合体和都江堰,在生态系统中思考愿景和定位。下周我们将去四川最知名的明月村,了解文创和新村民活化传统村落发展的故事。

在都江堰水利工程,被先人的智慧折服。通过鱼嘴简单而智慧的地形设计,即可分流沙石、根据旱涝状况调节水量;宝瓶口与飞沙堰配合,二次泄洪排沙,利用力学原理让大自然做功,无为而无所不为。

小伙伴们投入的制作土团,泥沙与稻草混合

小伙伴们投入的制作土团,泥沙与稻草混合

开始第一周课程后,我便发现因为没在生态村长期生活过,以前我眼中的生态社区十分理想。实际上它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无异于建立新型社会,面临的挑战非常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国内具代表性的三生谷生态村发起人海潮说,大家想象的生态村很简单,是一群善良的人一起做快乐的事,实际上在村里大家每天都在就不同意见沟通。Kosha讲过,生态村是过程,不是结果。放眼世界,即使有50年历史较成熟的生态村,也仍在发展当中,如同人类历史一直在进化、改变。一个社区的运行尚且如此,何况国家和世界呢,因此我对现状少了抱怨,多了 b50 理解。

志愿者备餐原则:把爱放到菜里,用最少的调味品,做出最美的味道

志愿者备餐原则:把爱放到菜里,用最少的调味品,做出最美的味道

这次的课程有一群特别的参与者——志愿者团队,其中一部分是三生谷村民。以往的课程中我只是学员,这是我第一次做课程志愿者,因此了解到志愿者在课程开始前一周便开始后勤工作。“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为学员每日伙食选用了生态农耕大米、有机调料,仅菜的购买渠道就讨论了一天,操碎了心。课程开始后安排住宿、购置物品、翻译宣传、游学计划等各部分非常繁杂,他们在背后做了大量工作保证课程顺利进行。全体志愿者每周开会两三次,“服务即学习,开会即共建”。我很荣幸自己是志愿者共同体的一部分,因为感恩,重新衡量了个人对整体的影响,更加自律。

社群维度的学习虽然结束了,社群的建构一直在进行。我们大量减少了第一周的沟通练习后,群体间开放流动的美妙氛围逐渐消失。与第二周所讲环境恶化的事实同步,社群开始野蛮生长。在混乱中能否保持觉知是种考验。学员中建立了协作者机制,每周选出一位协作者帮助学员自治,在志愿者与学员间建立桥梁。通过协作者的召集,学员分成各家庭组,参与茶歇准备、餐后卫生、垃圾堆肥等环节。各种制度更加完善,比如第一周时大家刚认识,总是兴奋的聊到很晚,这一周为了大家能好好休息,公共区域十点熄灯。

绘图:小熊

绘图:小熊

下一周将开始“经济维度”,作为在艺术世界里遨游的设计师,一直觉得经济和自己很遥远。不知我和生态社区中的新型经济会不会有共鸣呢?

文章来源:有机会

图片来源:有机会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