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865c55a875c24e331b35dbd1bb81b9ca|1542815068|1542815068;Path=/ 97e 柯老的拥抱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首页 > 市场趋势 > 柯老的拥抱

柯老的拥抱

作者:金俊池

2018年7月3日0:12分,平躺闭眼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还是清醒得像个夜班警卫。心里暗自思量,到底是因为生物钟倒时差的原因,还是中午要去拜访柯老情绪激动的缘故。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无奈又窃喜地开灯,开始读《柯 5a8 自传》,想着提前做做功课也不错。

4:28分,沿着柯老的回忆之路走到了第八章——克莱蒙以及与德国的联系,一看时间,再不睡一下,恐怕白天会无精打采,赶紧又躺下补两个小时眠。早起与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博士一起散步,又荣幸地喝了一碗博士匠心秘制小米粥,近中午时分来到了柯老退养的“朝圣地”小区。

车一拐进那熟悉的引道,许多记忆的瓶子便一一打开。

第一次见到柯老是2015年5月,我的朋友拉文大学访问学者黄老师请我帮一个忙,将住在Monrovi的复旦大学心理学系孙主任接来克莱蒙,参加系列学术交流活动。本以为只是跑一下腿的事儿,后来却幸运地变成全程陪同孙主任那两天的交流考察行程。也正是那次机缘,有幸认识了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的樊美筠主任、王治河院长伉俪,也让我有幸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世界著名过程哲学家、生态经济学家、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当时已经九十多岁的小约翰.柯布博士。

作为当时已有8年从业经验,前途渺茫日渐绝望的全职主妇,突然跟这么高大上的文化圈、学术圈结上缘,就像麻瓜误闯进了霍格沃兹。各种震惊、崇拜、狂喜齐涌心头,这辈子哪见过这么多高级知识分子集中在一起。 5a8 然,更没想到我还有机会看到更多更多……

那时恰逢过程哲学中心筹备三年之久的第十届国际怀特海大会暨第九届生态文明国际论坛开幕倒计时,为了此会,柯老捐出了自己这些年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50万美元。届时会有三千多位国内外专家学者齐聚克莱蒙,会前准备千头万绪,工作人员忙得天昏地暗的时候。因为英语不够好自知也帮不上什么忙,想着临回国前请柯老、王博士夫妇以及几位中国访问学者吃个饭算是告别。但就是在那样一个晚上,坐在柯老对面的我问自己,九十多岁的柯老倾囊捐助此次会议所为何事?我怎么可以错过这样千载难逢地见世面的机会?于是我问我可不可以做大会志愿者,因为中国学者也有200多人参会。事后证明我真是有福之人,大会上无数让人仰视的学者大咖,几年之后我才知道他们到底牛到什么程度,从他们身边路过已是幸运,何况志愿者近水楼台先得月。

被这么多大咖熏染得神魂颠倒地回到国内,小我膨胀得快不记得自己贵姓了,恰巧遇上三生谷生态村谷主海潮师兄,他正计划筹备一场三生谷生态村国际论坛。一来宣告100个生态村之第一个——三生谷项目启动,二来也宣告民间生态文明意识的觉醒。地点就在2005年习主席提出“绿山亲 b48 水就是金山银山”的地点。当我提起自己在这么大型的国际会议上做过义工时,他要我代为与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王院长联系,看是否有可能邀请这位提出绿色GDP概念第一人参加论坛。没想到柯老、王院长欣然应允。于是因缘汇聚,包括国际生态村联盟、东南亚生态文明领域几位先导者均应允参加。(后因签证、政治原因,并未全部成行)

2015年10月三生谷生态村国际论坛顺利召开,三百多中国生态文明方面最先觉醒的人汇聚安吉,论坛达到了预期目标圆满落幕。而对我本人来说因为小马拉大车,个人执行能力欠缺、临场组织应变能力欠缺等问题,会议一度差点崩盘,面对巨大的压力我也几近崩溃。据王博士说柯老曾经拥抱过我,而我完全不记得了,那时觉得羞愧万分恨不得赶紧找个地缝躲起来。值得欣慰的是,三生谷生态村论坛一届又一届延续下去,过程哲学暑期班也在村里落地开花。

2015年10月后再也没见过柯老,虽知道老人家为了推动生态文明的力量又来过中国,却因种种原因无缘拜会,不过心里一直很想念柯老,感恩他的示现让我的人生发生的巨大改变。暗暗祈祷请他老人家身体健康,长久住世,并期待能再见到老人家。然后因缘汇聚,我又一次来到了洛杉矶。

1

停好车走进去,看见花园中一丛丛盛开的白玫瑰,王院长看离预约时间还有几分钟,便提议到园中稍停片刻。看着最喜欢的白玫瑰默默地想,世上有的人真的很像这高贵纯洁典雅的白玫瑰,不热闹不鲜艳,却直透进了眼里心里灵魂里。

终于来到了柯老门前,敲门进去后发现他们的周二例会还没结束。柯老慈悲地请王博士介绍我给柯老的助手,中心主任等认识,并请我发言。一来英语水平有限加上毫无准备,二来在这么多学者面前发言不免有点紧张。一番局促语塞之后,想想真心诚意地表达即可,于是劳烦王院长翻译,我用中文说:2015年正值人生迷茫之际,幸运地参加了第九届生态文明国际论坛。之前我感觉活在一个单一的、封闭的、狭窄的世界,这届论坛让我看见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的可能,一个宽 b50 广的、互相联接的、开放的世界。而潘多树的例子更是让我明白了人与人、国与国应该是怎样的关系。会后这三年,我越来越明晰自我价值,越来越清楚余生要走怎样的路,这次来是专程表示感谢的。说完之后呈上专门为柯老定制的青铜凤鸟纹翡翠挂件,并介绍上面“吉寿为宝”雕刻是祈请柯老福寿绵长的寓意,柯老及在座学者助手均给予了真诚地回应,合影留念后一一告辞。

送走柯老助手等一行人,看到柯老还未回座,赶紧斗胆请求能否得到一个拥抱,如水般诚明的柯老给我一个十分有力地拥抱。这样一个拥抱超越了语言的局限性,似乎传递出千言万语,顿时百感交集热泪盈眶。再度落座后,柯老介绍了刚刚会议讨论的内容,王院长开玩笑说柯老在向我汇报工作,三人均忍俊不止。在“朝圣地”宴会厅享用了美味的午餐后,回到柯老的住处,柯老挽留我们再坐一会儿,我们却考虑老人家94岁开了一上午会的辛苦,不忍心再占用老人家休息的时间,和王院长一人得到一个拥抱后告辞离开。

2

一周后再度来到柯老住处,围绕《柯老自传》我一直想知道,我辈哀叹孤独寂寞、怀才不遇,举世皆浊我独清,而柯老已经94岁高龄,孤独一人住在养老院,为生态文明事业捐献了全部财产没有什么,让人伤心的是在他最爱的母国鲜少有人赞同过程哲学,在晚年反而得到来自东方古国中国最积极的回应,因此非议诽谤误解之声不绝于耳。而世界生态还是以不可逆转之势持续恶化下去,明白柯老良苦用心并坚毅果敢继续走这条路的人寥寥无几,我兜来转去地问柯老您悲观吗?失望吗?柯老说他看到了希望,若要问他对未来的看法是悲观的还是乐观的,他会选乐观的。

回忆这趟洛杉矶之行,突然觉得柯老的拥抱给我的感觉,也许可以从一个侧面看出他对这个世界的态度。真诚地满含希望地看着,给这个当下以支持、以鼓励、以尊重、以力量。我轻轻对自己说:人生何其宝贵,把时间浪费在担心和抱怨上好可惜,余生就发心做一个有益于众生的存在吧。

微笑间脑海里那个仿佛带着期许的拥抱被我 b50 装进了又一个记忆的瓶子,永久珍藏。

文章来源:后现代生态文明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NXBDNNn-X9iXXmqEhungb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5a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