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865c55a875c24e331b35dbd1bb81b9ca|1542817152|1542817152;Path=/ 2f8a 一杯茶,与土地和阳光没距离 | 自然农耕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首页 > 互助农业 > 一杯茶,与土地和阳光没距离 | 自然农耕

一杯茶,与土地和阳光没距离 | 自然农耕

作者:陈勇光

可持续的农业 b50 展模式,从科学巨匠到哲学家到农夫,从七千年前的文明到今天,横跨时空,一直为人类关注并实践。

spring-2306666_960_720

自然农法让土地永续。关于自然农法或自然农耕,或许我们可以这么理解它:相信自然的力量,依靠自然力量,与自然和谐共处。在这样的耕作理念里,生态链条完善,茶园里杂草与茶树共生,杂草是宝,是自然农法中的重要力量。在自然农法里,没有害虫与益虫的区别,它们成为一体。从某种程度上说,自然农法在比有机农业更为苛刻。在自然农法里,物群天然互存,茶树生机蓬勃,自然和谐,土地永续,告别农药、化肥和除草剂。

一百多年前,英国的霍华德、奥地利的哲学家鲁道夫·斯坦纳、日本的福冈正信,都有各自的自然农耕或有机农业的理念与实践。1972年,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成立,此后国际社会有了更多关于对土壤保护与耕种的探索。

农业尤其是茶业更离不开健康的土壤、良好的自然环境,一杯茶,与土地和阳光没有距离。从日本到台湾再到中国大陆,自然农法的实践很值得我们关注。

台北坪林,自然农法的“三级跳”

离台北不远的坪林,是文山包种的原产地。台北南港高级工业学校的杨成宗老师从学校退休后,自己在坪林初坑村转让得来一小片“三分地”的茶园,按自然农法的理念来管理养护茶园。这片茶园离台北市区不到一小时的车程,来去也很方便。这是一片特殊的茶园,茶园的草长得很高,茶树看起来却是生机勃勃。这块茶地完全不去锄草,不杀虫,不施化肥和农药。4月23日这一天,有些茶树新梢已经达到一芽二叶的标准,杨成宗早早前来采茶,然后会用皮卡车运回茶厂制成文山包种。

实施自然农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原来惯性管理的茶园改造到自然农耕的茶园变化算是巨大,茶园海拔只有300米左右,并不处于高山上,所以虫害会比较厉害。杨成宗先生介绍,“改变之后,这块茶地,第一年的产量只有四两,基本上算是被虫吃得颗粒无收了”,杨老师有些心疼,但想着虫吃就让它吃吧,茶树有它自己的力量 5a0 只有这样才能形成自然的平衡。第二年他继续坚持自然的农法,看似无用的芒草其实有利于天敌的栖息,茶虫的天敌也渐渐变多,鸟儿也飞过来,产量终于可以恢复到6斤,算是有一些收成了。到了第四年,茶园更有活力,土壤变得松软,园内芳草与蜘蛛众多、园边林里的鸟儿搭窝,这一小片茶地的产量已经有30斤了。这样就完成了“三级跳”,杨成宗感觉很满意。今年是第五年,看起来收成应该会更好,产量快要追得上之前惯性的农法。挂着苔藓的茶枝像武夷山深山里的老丛茶树,碧绿的新芽让人欢喜,这样子的茶喝起来特别清甜。

另一片海拔420米的茶园,也是杨成宗从茶农手里转让过来的。实施自然农法后,芒草和杜鹃花从茶树间冒了出来,比茶树长得还要高,周遭的杂树林繁茂,茶树与自然的景色相融。虽然茶树的叶片留有虫眼,但已经不严重了。这一片茶园种着比较稀有的佛手和白毛猴品种,发芽略晚,今天还不能采摘。白毛猴这种品种因为难于加工,在台湾乌龙茶中的分量已经所剩无几了,红心的佛手品种,一看就很特别,巴掌大的叶片叶肉隆伏,佛手的香气与滋味很特别,适合爱家。摘一枚茶芽,可以吃得到云雾般的清甘。

碧翠的茶园山色,夹杂着 b50 枫和杜鹃,远处群山如黛,山谷云雾变幻。

台湾在实施自然农法方面走得较快,也有很多经验,十多年前,就有一些先行者的经验。

紫藤庐的周渝老先生介绍,“我现在很少讲老茶,我更希望人们去重视生态,自然蕴育茶的真实滋味,只有这种茶汤中才能喝到富于变化感通天地的茶味与茶气。”他相信:“今天如果要扭转目前人类糟蹋与污染自然的潮流,奠基于天人哲学的茶文化似乎是一个最有可能的支点”。他给我品饮一款坪林地区以自然农法新制的白茶,“本来新的白茶我很少喝,但这款茶因为自然农法耕作的缘故,内质很不一样,工艺到位后茶性叉平和,这样的茶我不会担心”。

当更多人注重生活品质与饮食安全后,自然农法一定是未来茶园发展的重要方向。

台北木栅:鲁冰花与花生壳

木栅是台湾铁观音的原产地,从台北捷运到达猫空再转缆车就可以到达这片有历史有故事的茶园。三百多年前,安溪人张遁妙将茶树与工艺从他老家福建的安溪传来,之后生生不息。张信钟称是张遁妙第四代的嫡系曾长孙,对于制茶工艺非常讲究,谈起茶他似乎可以聊上三天三夜。他非常健谈,“我已经三十几年完全没有用除草剂了,用自然方式耕种,你一会儿到山里去看看我的茶树就知道了”,沿着猫空漳湖步道的那条石板路,沿途可以看到数片茶园留着瘦高的铁观音茶树,未曾修剪,姿态奇特。在台湾,以铁观音品种制成的乌龙茶称为“正丛铁观音”,其它如青心乌龙品种按铁观音工艺制作也可以称为铁观音,因为“好吃不好种”的关系,正丛铁观音的产量已经很少了,据说只有两三成。猫空的山道上,游客少至,茶地里,人们使用花生壳铺满茶园,一是为了给茶树营养,也可以防止长草。

往木栅茶推广中心的路上,另一位张氏茶农身着时尚,却仍然不辞辛苦用长柄的柴刀砍除茶园边上的杂草,他很高兴碰到爱茶的人: “你猜得没错,这一片就是正丛的红心铁观音,我们已经好几年不用除草剂了,这样子虽然辛苦些,但对土壤比较好,自己家的茶园,还是要照顾好”。

茶园里人们还会种植鲁冰花,开花的时候,成片金黄,摇曳多姿。鲁冰花,是一种豆科类植物,除了开花可供观赏外,更重要的作用是用作绿肥。

木栅茶区正在进行自然农法的实践,张信钟很高兴地提到: “这些年这里的果子狸、蛇、蛙都越来越多了”。

阿里山:云雾高山里的自然农耕

走访台湾,会发现很多地方,人们热衷于观赏萤 b50 火虫,四五月的初夏,正是很好的季节,从南港到鹿谷到阿里山,人们都会带上孩子去看萤火虫。由于这几年减少或杜绝农药的使用,山谷溪涧的萤火虫也越来越多,到了夏日的晚上,茶山里也是“满天星斗”萤光流舞。

大陆来的游客都喜欢要来一趟阿里山,阿里山茶主产于阿里山乡、番路乡,竹崎乡,梅山乡等,都着很不错的生态。要找到用自然农法耕种茶园并不难,我在海拔甚高的梅山乡瑞峰村,就遇到一对年轻的夫妇在山里以自然农法种茶。瑞峰有数片自然村落,常年有云雾围绕,是一处很美而安静的山村,空气清透。自然农法连有机肥都不施用,虽然每年只有30斤的收成,但这样的茶却让人喜悦,为此这对年轻夫妇乐此不疲。喝到他们种的茶令人印象深刻,口感尤其清甜、回甘快。这样的茶在市场上价格会比较普通茶高出近一倍、声誉度好,他们计划明年把多一点的茶园改造成“不施药、不施化肥、全人工”的自然耕作方式。

台湾的自然农法,在大陆也得到很多人的响应,这两年在各地茶山,也开始了更多的实践。

安溪铁观音,张碧辉的执着农耕

在祥华乡东坑村,很多人开始理解张碧辉的做法,这两年来,不施肥,不打药,让茶园里的草与林木长得更旺,他相信,“尊天敬地,以感恩心爱心来耕种,与万物和谐共存共荣的永续经营”的自然农法会带来与众不同的茶树生命力。他说大自然完全有自己的力量,你要相信它,“自然农法讲的自然也不是完全放任自由,也有农法,用茶园上的草剪下来可滋养土壤,种更多的树来固定水土,遮阴,抵挡虫害”。农禅耕读的张碧辉一边为人讲授《论语》,一边为茶园种上了上千株桂树、红豆杉、竹柏等树苗,这些树苗花了近万元。可以预见再过些年,这片茶园的生态就会很漂亮了。

掬起一捧土壤,自然农法耕种的土质疏松不板结,有泥土的芬芳,茶园里也有备式芳草。刚开始实施自然农法,虫子把部分茶树啃光,但这片茶园正在恢复,张碧辉说不用担心产量,一定会越来越好。“你信不信,我们的产量可能还会胜过之前的惯行农法?”张碧辉是一个很执着的人,他很希望乡村里更多人和他一样实施这样的农法,他强调,“人类所谓的高科技对于大自然就是雕虫小技,这些科技看似给大自然带来便利,其实带来更多污染等副作用,大自然创造的是无污染、无任何副作用的。”

自然农法的铁观音受到朋友们的珍视,市场销售完全不成问题。张碧辉正着手修建新的茶道院,包 b48 括手工作坊也将在明年落成。他屡屡交待, “你每年都来,我给你看这些茶园、土壤,茶树,每一年每一时的细节,你一定看得出改变”。

武夷山的那些玩家

武夷岩茶的高端玩家,在生态上极为讲究,所以我们不难找到生态极为自然的茶园。像慧苑坑高处的一些山头,就有很多片漂亮的茶园,因为不修剪,水仙和肉桂都长成了高丛。这些高丛在市场上的价格不菲,它们采摘起来较为困难,种植管理亦难,需要“客土”作业,每年人工除草甚至要多花一两万元,不使用化肥、农药,只求最好的内质。但这种实践很难为更多人理解,仅在小范围内流传。 福州一位玩家朋友也尝试在慧苑坑承包了片山场,用自然农法方式养了四年,期间不施肥、不打药、不割草、不修剪茶树,东家在前年就违约不千了,怕他把这些茶树“弄死”。去年,他又另外包了一块地,只做完一季茶,茶农怕茶树给虫吃光,趁人不在就去打药了,很遗憾的是今年他就没茶做了。

山东日照:坚韧的灵芽

山东日照市大粱山的圣谷茶场,这片茶园通了有机认证,同时也通过了美国雨林认证。雨林认证亦讲究土地的利用模式,以保护生态系统及其间的野生动物等。

这片可称得上最北的茶园气候条件“非常恶劣”,去年冬天尤其寒冷,达到零下21℃度,茶叶几乎都被冻坏冻伤。到了四月中旬,大梁山下这片有机茶园依旧寒风凛凛,但茶芽终于冒了出来,茶的性格极为坚韧,生命就是这样倔强。

在这片有机茶园中另有一小片茶地以自然农法的方式种植,苛刻到连草也不锄,也不用任何植物提取液或物理方式除虫,不修剪,在冻害的影响下,很多人的茶园受挫,而这片茶生命力强大,依旧很有生机,这或许也是自然农法的正面意义。

自然农法或有机种植的模式能为茶农带来更好的收益,就是解决当前茶园土壤问题的重要方式。

通过终端市场的正面反馈,可以完善种植、品质、市场销售的良性循环机制,或许它能使茶业回归到完美的耕作之路。

云南的生态与古树茶

国有林里的茶受追捧,算是古六大茶山近些年来的热点事件。因为国有林严禁砍伐,生态极为优异,空气清凉,早先有古茶树种在林里或林边,都已经卖出很好的价格。

值得反思的是,人们为什么喝古树茶?对“健康”与品质的追求是荼客热衷古树荼的根本原因。当食品安全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时,生态问题就显得越来越重要。生态并不是简单的多种些树就行了,而是指 5a8 对自然界的真正尊重,可永续的土地耕作与和谐人与动植间的关系。几百上千年来,云南古树茶正展示着这样独特的价值。

易武茶区的荼价,与生态的关系更为密切,越是好生态的地方,茶价也就越高,前两年起,高山寨的价格就高过了知名的麻黑寨,因为高山寨有漂亮的古茶园,整体生态非常不错。

在整个易武,这几年价格最高的地区就数原始植被非常不错且人迹罕至的荼王树、弯弓寨、薄荷塘等等细分的小荼区,今年尤其是薄荷塘的高价位超过人们的想象。

2016年很多古茶山价格走平或略有下降,但倚邦茶区的龙过河、嶍崆、大黑山等地荼价反倒走高,正因为那里的茶园有着生态的优势。古茶园远离人烟,不施肥不打药不锄草,空涧里鸟声响亮,杂树林里花草繁茂,大山的夕阳投下了金色柔美的余晖。

莽枝茶山的红毛丹茶区,皮卡车在狭窄的山路上颠簸,车体擦上路旁的芒草与树枝,似乎开了很远的路,才来到这片丛林里的古茶园。因为植被良好,没有过多人为干扰,这里的茶很清甜,另外带有特殊的果香,就连新茶也很好喝。

而在一些生态环境为人垢病的地方,就卖不起价格。胶林里的茶,会带上一些杂味,价格降了很低,也未必有人乐意收购 b48 。

三百多年来,未经矮化的古茶园,不施肥不用药,树有多高根有多深,与清风雨雾为伴,大地与阳光组成了每一片芬芳,称得上真正的自然农法。

在云南,还有被称为生态茶园的,指的也是不用除草剂、化肥和农药和茶,这种生态茶园的树龄不大,不排除有人使用有机肥或复合肥、有人会修剪茶园以及人工锄草作业等。像这样的生态茶园,也能有较好的价格,茶的滋味清甜醇和,气韵上比不过古树茶,却也正成为当地茶产业的方向。

这些年,就连制作熟普,人们也倾向选择生态良好的茶区出产的原料,从最初的只注重芽叶等级到今同的生态抉择,不是一种偶然的现象,这也将会成为行业的一种趋势。

在勐海县的一些茶山,我们常会看到贴在村口的公告,上面写明在茶地里禁用农药、化肥、除草剂、叶面肥的告示。

在市场终端,人们的诉求可以很陕地传递给茶区,茶区也越来越重视这股生态与自然的潮流。

文章来源:《茶道》2016年06期

原文链接: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CHAD201606005.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