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865c55a875c24e331b35dbd1bb81b9ca|1545222244|1545222244;Path=/ 97e 成都绿心田:一群城市人的抱团自救|成都绿心田|社区支持农业|乡村建设|有机农业|消费者合作组织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首页 > 互助农业 > 成都绿心田:一群城市人的抱团自救

成都绿心田:一群城市人的抱团自救

成都绿心田,是我国大陆地区生态农业及社区支持农业的先行者之一,这是由一群城市人自发组成的团体,没有商业运作、没有全职工作人员,而是由全无报酬的志愿者们组织开展各种工作——主要包括生态农产品团购、农友访问、交流学习和分享会等,最近还开设了实体店铺“田舍”。作为纯粹的志愿者团体,虽说组织比较松散,但2007年来绿心田一直坚持着初衷,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社会各界的关注。

5月初,有机会小编通过电话采访了绿心田的一位志愿者牛牛妈,了解了绿心田的一些近况。作为全职妈妈,她最初只是参加团购的众多消费者中的一员、2013年成为志愿者,她说,自己选择绿心田,是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务实的团体。

集体讨论,摄于2013年秋天

集体讨论,摄于2013年秋天

从安龙村开始的自救行动

随着食品安全问题,环境问题的逐渐突出,自2005年前后起,成都就有少数消费者开始在自己身边推广生态农业的理念,实践通过消费健康农产品推动环境的改善。大约2006年时,成都的一家环保民间组织——城市河流研究协会在郫县安龙村开展水污染治理项目,从鼓励农友放弃农药化肥入手,倡导环境保护,并且组织市民去乡村参观考察。在活动之中,在一些积极组织者和热心消费者的带动下,一些关注食品安全和生态环境的市民就渐渐组成了一个松散的志愿者团队,开始和安龙村的农户们合作,团购生态蔬菜。而蔬菜毕竟仅仅是日常饮食所需的一小部分;所以他们又逐渐找到更多在民间组织协助下开展生态农业的村子,和更多农户合作,团购水果、定制五谷杂粮、传统加工产品等等各种食材。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团体并没有一个名称;在几年的时间里,几拨不同的负责人陆续接力;2009年,“绿心田”的名字才出现。绿心田一直是由志愿者来担任负责人,直到现在,除了帮忙照看实体店铺的两名阿姨以外,其他工作人员依然没有任何薪酬。

绿心田曾经举办过成都最早的生态农夫市集。现在,绿心田志愿者们会定期参加成都地区其他组织举办的农夫市集,推广生态农业的理念。

农友们帮助城市人生产安全的食物,志愿者们则帮助农友做推广、统计订单分装货品,双方经常聚在一起交流学习……他们超越了简单的“买卖”,绿心田和好多合作农友已相伴多年,形成了像亲人一样的紧密联系。

志愿者分装来自丹巴的野生苹果,摄于2013年秋

志愿者分装来自丹巴的野生苹果,摄于2013年秋

寻找可靠的食 5a8 物

牛牛妈说,作为一个母亲,她并不是非要买到有机产品,而仅仅想确切地知道自己吃的东西是怎么种出来的,比如打了几次药、为什么要打药,以及是不是可以通过一些努力来帮助这些农友,让他们慢慢减少用药、慢慢走向健康生态农业。而绿心田是符合她的观点的——并不一定100%要求有机农业,如果能找到当然是很好的,如果找不到这样的产品,就会退一步,并且清清楚楚告诉消费者每个产品的源头和生产方式;在有些时候,也采取“订制”方式,支持农友按照传统、生态的方式生产;另外绿心田会为一些农友提供种子,鼓励他们种植本土的老品种农作物。

绿心田有自己的监督方式,除了个别特别遥远的土品外(例如来自新疆的红枣),团购的每一样农产品都来自志愿者们实地探访过的农友。目前的探访工作主要由总负责人许程程牵头,她外出考察时会提前告知大家,其他志愿者只要有空都可以一起去。特别是核心志愿者小组的成员——大部分是全职妈妈——在探访工作中会付出比较多的时间精力。

现在绿心田的消费者们吃的蔬菜主要来自成都周边的小农户,例如郫县安龙村的王成,他和父亲在自家的几亩地里种植蔬菜,有自家的配送车,按照CSA(社区支 5a8 持农业)的形式,大家预付款后每周定期配送到市区。除了蔬菜以外,团购的产品品种还很丰富,和很多农友都有了多年的合作经历。比如简阳双河村的新天地水稻合作社的有机大米,攀枝花农友刘大哥的水果,河北一墩青可持续示范农场的杂粮等等……还有传统方法制作的挂面、酱油、麦芽糖、红糖等加工产品,总共有几十种左右的食材。某些大规模的团购,会有三四百人参加;但是有些产品产量很少,就只能先订先得了。

安龙村农友王成和妻儿在自家农田旁,摄于2013年

安龙村农友王成和妻儿在自家农田旁,摄于2013年

时间带来信任

绿心田存在的目的,不只是为了买卖食品,更是信任的建立、城乡之间的互助。而这里的“信任”,既有消费者和志愿 b50 团队之间的信任,也包括绿心田和合作农友之间的信任。

牛牛妈觉得,信任建立没有捷径,“就是靠时间”,多和每个农人相处,去真正地认识和了解他们。有少数几次发现问题时,都会及时、如实地告知大家,并且尽力帮助农友来纠正问题。当然,怀疑的声音并不会消除。“有人怀疑是很正常的,是因为关注了才会有怀疑,而有关注本身就是好事,所以就只有靠做实事来慢慢获得大家的信任”,牛牛妈还感叹道,现在生态农业从业者越来越多,比说理念,会说的人多得是,比讲故事,擅长编故事的人也多得是,而绿心田只能“说我们做的事,做我们说的事”。

其实,绿心田一直以来从没有刻意宣传,但也曾在网络上发布少量信息。而2013年来,原先不多的网络信息发布也已几乎停止,包括淘宝店、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等,而是主要通过熟人微信群来发布团购和其他活动信息。

说到信任,牛牛妈也告诉我一件亲身经历的事。曾有一位妈妈团购过绿心田的面粉,吃了之后就投诉说,“这个面粉很奇怪,和超市买的不一样。”可是她说不清到底哪不一样。两三天后,出乎意料的是,这位妈妈又继续来团购面粉,原来,她家里的老人吃了这种面粉做的馒头,特别激动,说是很多年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馒头了。

牛牛妈说,想到这件事就会觉得挺难过,因为很多城市人不懂得什么是好食物。说到面粉,大多人会比较种植方式和加工方式好坏,但其实麦粒储存过程中,一般都会持续使用高毒药剂防虫,市面上买到的普通面粉我们无法知道是用当季麦子做成还是储存了多年的,再加上后期加工中的滑石粉、增白剂等几十种添加剂……现在的城市人要吃到很简单的味道已经是件奢侈的事了。而当人们真的品尝到这个简单的味道时,会觉得很“怪”,却不知怪在哪里。因为信任的缺失,绿心田志愿者们的话是不太容易被相信的,只有当身边最亲近的人说“这才是我们当年吃到的什么都没加过的好东西”,曾经去投诉的消费者才恍然大悟。这其实是件可悲的事。类似的意识的转变,没有捷径可走,只能靠时间和一点一滴的行动。

而农友们对绿心田这个城市消费者团体的信任,也是逐渐形成的。比如,最初志愿者去攀枝花回访农友,村里人都耻笑那些转作生态种植的同乡“脑子不正常”;但是现在再去同一个地方,村民会主动和志愿者们聊天、主动推荐自家的好食材。农民需要得到地位上的认可,但这个认可并不是仅仅由经济收入带来的。绿心 5a8 田志愿者们去村里回访,不仅是监督,也是想让老乡们看到,这些合作农友是得到很多人关心和帮助的,生态种植这件事是有很多人在意和需要的。

农友探访,2013年秋,成都华阳

农友探访,2013年秋,成都华阳

田舍:绿心田的新家

今年开始,绿心田有了自己的实体店铺,店名叫做“田舍”,目前已开始运营。为了增加面对面的了解,在这个电商发展如火如荼的时代,绿心田逆流而行、选择从线上走到线下。毕竟,再怎么说生态食材好,如果无法直接体验,传播效果就很有限;而实体店可以把好产品都呈现出来。比如把传统酿造酱油和普通酱油摆在一起,只要轻轻闻一闻,就能立刻体验到差距。不同食材放在一块比较,才能体验出到底哪里“不一 b48 ”。

绿心田没有配送服务,参加团购的消费者都得自提货品,而过去的提货地点从不固定,有消费者把自己的家作为自提点,有在学校门口摆摊……分享会活动也到处“蹭”场地,一直处于“打游击”状态。现在的实体店空间,是来自热心志愿者的奉献,所以第一年可以免费使用。有了店铺,绿心田也就有了最稳定的自提点。另外,今后的分享会、放映会,农友见面会等都将可以在这里开展。竹编、蜡染等传统手工艺品、传统文化相关书籍,也都会在店中有展示。中国有几千年的可持续发展的农业历史,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我们去找寻,学习。

“田舍”还将挂牌成为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的城乡互助试验基地、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城乡互动科研实践点,乡建团队在各地乡村的工作和绿心田在城市的消费者工作遥相呼应,互相促进。

“很多人担心绿心田团队经营不了这个店铺”,牛牛妈说,“但我们想用三年时间尝试。目前只请了两位阿姨照看店铺,她们种过地,和土地比较有感情,只有她俩是拿工资的。其他所有人员都是义工,店铺第一年也免租金,所以开支很少。我们目前看来还是比较乐观的。”

绿心田实体店“田舍”门牌

绿心田实体店“田舍”门牌

“田舍”店内(以上两张照片摄于2015年5月)

“田舍”店内(以上两张照片摄于2015年5月)

重新认识脚下的土地

和很多妈妈一样,牛牛妈是在有了孩子之后才关心食品安全的问题。不过她有些惭愧 68e 说,自己以前都是尽量买进口食品,除了蔬菜之外全部“海淘”,连大米都要买德国进口的。但是直到她加入绿心田后才发现,原来中国也有很多可靠的好食材、有很多人还在用传统方式做食品加工,只是之前她没有看到。现在她和家人的食品大多都是从绿心田的合作农友那里购买。而这并不仅仅是对于食品安全状况的改善,她说,“现在我觉得,自己和这片土地有了更多的连接,更加地热爱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真善美的人。”

一个城市的一小群消费者的力量聚集在一起,的确是渺小的,但是其对于乡村的价值也是明显可以看得到的。比如简阳新天地水稻合作社今年的生态种植规模即将随着绿心田团购量的上升稳步扩大。

牛牛妈笑说,很多NGO和社会企业都认为绿心田是个“例外”、不可被复制,因为绿心田没有像样的商业运作,没有全职的工作人员。“大家说我们很可笑,我们自己在一起自嘲的时候也会觉得,嗯,确实挺可笑的,但是可笑不代表就不可持续呀。绿心田坚持了这么多年,说明这件事还是可以做下去的。”困难肯定是有的,但是她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是,“做什么事没点困难呢?不是有希望才坚持,而是坚持了才有希望”。

农友探访,2013年9月,大邑大鹏村

农友探访,2013年9月,大邑大鹏村

后记

从某些角度来看,绿心田仿佛是“由一群奇怪的人做着一件奇怪的事”。当急功近利成为常态,那些单纯的想法和行动反而会让人觉得“不习惯”。这群市民的抱团自救,似乎和这个时代、和商业化的有机产业格格不入,但在多元化的社会中,其独特性却也吸引着一批人为之不计回报地努力着。毕竟,有些需求无法以简单的买卖来满足,而当我们真正去关心土地和土地上的人,很多事情就不再是负担、而是使命——正如牛牛妈所感慨的,“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所以要坚持去做一些事”。也许,不管身在何方,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尝试问问自己“人和土地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尝试付出得再多一点点。

绿心田的故事还有很多,本次采访中提到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如果您觉得有共鸣,不妨来找这群生态农业先行者们多聊一聊——

联系方式:

  • 绿心田实体店铺“田舍”地址:成都市锦江区琉璃路698号华润翡翠城三期底楼中国银行旁
  • 店铺联系电话:13550317394
  • 其他咨询:许程程 15196658041

文章来源:有机会

文字作者:有机会记者Jing

图片来源:成都绿心田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5a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