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1592dcba95cff1d50ff8078624fa1d69|1539690814|1539690814;Path=/ 2fa2 城市农夫在悉尼:让农场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城市农业|都市农业|社区支持农业|社区营造|有机农业|食在本地当季|自然有机生活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首页 > 亲子乐活 > 城市农夫在悉尼:让农场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城市农夫在悉尼:让农场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撰文、摄影/张立文(原文发表于2013年5月)

城市农夫

悉尼正紧锣密鼓地计划在市中心建设农场。这是由普通市民积极参与的一个长期项目,计划的第一步,就是于去年先成立了一个城市农场项目组。你相信吗?这个项目组目前正式的工作人员只有一个人——安德鲁(Andrew Ridge),所有的工作,都由他和70多名志愿者一起完成。在悉尼这个备受瞩目的现代化城市,人们对简单农场式生活的愿望呼之欲出——让农场成为最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安德鲁的夏日花园

安德鲁在悉尼西部的农场长大,他曾经是一名园林设计师,工作与建筑和植物分不开,主要职责就是用植物来美化看起来很生硬的建筑,为它们赋予更多绿色的生机,同时也带来更多的功能和效用,除了美观,还有节约能源或者更深远的可持续性方面的考虑。安德鲁对于城市农场的兴趣也许正是来自于这两个原因:小时候的生活环境以及成年后的职业影响。

夏日花园只是悉尼公园里一个不大的角落,从1月开始,市政府的城市农场项目组将这里建成临时的城市农场样本,让市民们体验城市农夫的生活。有些时候,安德鲁还会带上女朋友和侄子侄女们一起来花园“帮工”。他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让周围的人培养起对自然的感情。事实上,他不用太费心力,因为每个来到夏日花园的人,都很享受在这里的时光。他们看上去兴高采烈,看到一些动植物便会兴奋又好奇地扑上去,仿佛那些都是魔术师突然变出来的奇迹。接下来通常他们都会忍不住动动手,摸摸西红柿和茄子的果实,好像要亲自验证一下它们的真实性。如果有进一步的兴趣,就会转过头来问安德鲁,这些东西是怎么种出来的。

城市农夫

安德鲁不得不停止我们的谈话,继续组织这个“从牛圈到餐桌上的牛排”活动。主讲人是格兰特(Grant Hilliard),他想通过这个讲座告诉大家,我们每天消费的食物来源,也就是如何通过和农场的良好关系来了解这些食品是怎么生产出来,以及如何鉴别哪些是更具营养价值的产品。格兰特2006年创办了羽骨公司(Feather&Bone),这间公司最主要的业务,就是购买新南威尔士州各个农场生产的肉类和家禽类产品,包括橄榄油、蜂蜜和芝士等,然后再转卖给悉尼城区的居民。

格兰特看上去是一个很有个性,显得有些严肃的中年人。上来就陈述了一番他的理念——反对速成食品和太商业化的农场。当然,这个理念并非空洞无物,他用各种例子作为论据来论证了一番:速成鸡在笼子里养殖,不到五个月就可以产蛋,但是只有不到一年的产蛋周期就无蛋可产;反之散养的鸡产蛋可以一直持续五年左右。格兰特相信食物也有一种快乐传递效应:如果牧场有丰腴的牧草,牛羊可以无忧无虑地享用美食,快乐成长,那么送到你盘子里的牛羊肉肯定也是美味无比。反之,如果农场只追求商业利益一心向钱看,不顾牛羊的情绪甚至死活,那产出的肉一定不是优质可口的。

最著名的城市农夫

城市农夫

城市农场辅导时间,安德鲁特地请来了瑞塔(Rita Kelman)——在悉尼城区出了名的本地农场主来给志愿者上课。她会手把手地教大家怎么照顾蔬菜,怎么检查土壤。有个小小的意外是,说一口流利英语的瑞塔居然是中国移民,之前是一名护士,1984年来到澳大利亚,做过护士和公务员,最后转行做了农场主。瑞塔领着我们来到夏日花园的临时农场种植地,大小不一的可移动种植盆林立在悉尼公园之中,里面种着玉米、高粱、姜、西红柿、土豆和羽衣甘蓝……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菜。这些可移动种植盆分别由不同的志愿者负责管理。瑞塔如数家珍地一一道出它们的习性、营养特点、对土壤的不同需求和培育要点。快五十岁的瑞塔不时弯下腰给每株作物剪枝,然后用手捧起土壤让大家鉴别酸碱度,同时不忘对各组志愿者所管理的不同菜种做出评价。志愿者如同幼儿园的孩子等待老师的评分,得到首肯的人一脸雀跃;做得不够好的志愿者则满脸失落和歉意,仿佛愧对那些草本科植物的生命。

“培养蔬菜、水果和照顾人是一样的。”瑞塔一直这样强调,对她来说以前做护士和现在做农场主没什么两样。她虽然头发花白,但是很精神;皮肤晒得有些黑,但是显得健康自信。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也是先生乔治的妻子,家里需要照顾的事情已经很多,更何况还有农场。“我就是闲不住,”瑞塔由衷地说了一句。自从有了自己的别墅,她就在房前屋后种上蔬菜和水果,她热爱这样的田园生活,并疯狂地爱上了种菜。这听起来简单,可要做到对各种植物的了解,则需要花大力气。别的不说,光是那些植物的英文名就足够让人望而生畏。

瑞塔曾经做过几年公务员。“自己一个人干太累了。”她说。可是事与愿违,习惯劳作的身体一停下来却状况百出:眼睛看电脑流泪;整日吹空调肩膀会痛;每天坐到腰疼……瑞塔终于痛下决心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b50 开办公室,重返农场——这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她从先生那里借来资金,租地、买货车、雇人协助自己种菜。办公室里的毛病早已不见踪影,现在的瑞塔有最好的状态。

城市农夫

收获的季节

在那场关于牛圈与牛排转化的讲座结束之后,大家纷纷离场,唯独在花园一角的养蜂人迟迟舍不得离开他的蜂箱。安德鲁将他介绍给我——养蜂人葛文(Gavin Smith)。葛文已经退休,现在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帮助教育公众关注环境问题。他是坚决反对澳大利亚烧煤发电的人之一,同时他还免费传授人们怎么制作有机肥料、无土栽培等技术。葛文也是城市农场的志愿者,养蜂只是他的一个爱好。得知建立夏日花园,他自告奋勇地提出免费提供蜂箱的建议——安德鲁当然欣然同意。在城市农场出产的所有物品里面,蜂蜜应该是最甜蜜的成果。

城市农夫

葛文约我一起去复活节嘉年华(Easter Show)布展, 因为他在花园展区有个展台,展示他的无土栽培和肥料培养。来悉尼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去过这个嘉年华,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那只是小孩子玩闹的地方。因为持有布展的特殊通行证,葛文一路畅通地载我进入奥运公园会场。老人家从车上下来便开始马不停蹄地忙乎起来,二十几平方米的展位,有蜂箱、循环水无土栽培的花草、有机肥料的培养箱……所有一切都和大自然息息相关。葛文一边忙着手里的事情,一边跟路过的人们高声打招呼——他精力充沛,像章鱼一般伸开触角,涉及的领域也非常广泛:和绿色和平者打成一片;在社区参与讲演推广环保理念;还和很多中国人是好朋友。我把关于章鱼的比喻告诉了他,他很严肃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 1d20 鱼不用戴眼镜。

现在,葛文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一直做城市农场项目的志愿者。这是他参与的众多项目中的一个,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哦,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我的蜜蜂们在夏日花园能产更多的蜜,它们一向很勤劳。”

终于,夏日花园还是迎来了它的结束日,人们为此特意举办了一场隆重的仪式——“收获的季节”。电视台的主持人举起麦克风问:“建立城市农场的初衷是什么?”年轻的城市农场项目经理——安德鲁作出了如此回答:“这原本是来自城市社区的一种诉求,四五年前就有来自群众的呼声,希望在城市的中心可以看到更天然、更接近生活的花园、微型农场,这样我们能更容易回归自然,还能学习大家每天吃的水果、蔬菜的生产过程。”最简单朴素的诉求:可以在城区看着蔬菜瓜果日渐成熟;享受修剪枝叶的快乐;品尝丰收的甘甜与喜悦……

城市农夫

不过,安德鲁始终要面对那个让他苦恼的问题:不能很快找到一个永久的地点来实现城市农场的建设。虽然目前占据悉尼公园(毗邻新城Newtown)一角的夏日花园从一月份开始,经过三个多月的运行,非常成功,但这里只是临时性的城市农场雏形。“我们的终极目标,”安德鲁说得踌躇满志,“就是让城市农场永久落户于悉尼市中心地带,让它成为一个食物生产和可持续的城市生活紧密联结起来的纽带。我们希望城市农场可以向市民展示各种形式的花园、农场的田园式生活氛围;可以给社区艺术类项目提供场地;还可以直销在我们这个充满创意的农场里生产的蔬菜和水果。”

“品尝一下我们自己种的菜吧。”几个志愿者在分发由夏日花园收获得来的瓜果蔬菜做成的小点心,一辆“蔬菜车”停在花园对面,小点心就在里面制作。花园门口有乐队正在演奏,手中乐器流出的音乐就像夏末的阳光一般,带着温暖舒适的气息。即使已经收获,志愿者们还是忙着给植物们培土,剪枝。另一面,像渔网一般的“艺术墙”上,废弃物品随意悬挂在上面,不乏创意。孩子们很喜欢在这里玩耍,他们拿起喜欢的物件直接往墙上添加,打造出自己的原创艺术。这也是城市农场的初衷之一:给艺术交流提供场地和机会——谁说农活不是一种艺术呢?

文章来源:环球网

原文链接:http://go.huanqiu.com/oceania/2013-05/3942315_3.html

作者:张立文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