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绿色实验:台湾首家师生共同经营的有机餐厅

绿色实验:台湾首家师生共同经营的有机餐厅

文/杨金燕

“你吃的食物安全吗?你吃的食物是真食物吗?”就在食安风暴席卷全台的激愤中,我沿着台九线,寻找台湾第一家由师生共同经营的“绿色实验餐厅”。第一次见到餐厅创办人宋秉明,他劈头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这个标榜有机无毒的餐厅,就在美丽的花东纵谷──东华大学校园内。早先,和宋秉明老师约访一日打工时,他爽快回应:“妳若真的有兴趣,先来听课,再来打工!”果然是教育家本色啊。

绿色厨房课程里,第一次踩进田里的学生惊呼连连。(宋秉明/提供)

绿色厨房课程里,第一次踩进田里的学生惊呼连连。(宋秉明/提供)

宋秉明是东华大学自然资源系的教授,专长是生态保育。他知道光靠讲学,保护不了生态,念头一转,竟想从“吃”下手,翻转教育,守护地球。

秋天清早,我依约前往绿色餐厅,等待九点钟开始的“食农课程”。车子一开进校园,两侧的台湾栾树便以美丽的红褐蒴果向我们招手,再向远望,一边是缓而宁静的海岸山脉,另一侧则是峥嵘挺拔的中央山脉,白云飘荡山间。绿色餐厅外,一排高耸的小叶南洋杉,直挺挺的守护着。走进餐厅,从任何角落望出去,尽是绿意一片。

餐厅的二楼是“食农学苑”,也是上课的地点。领我上楼的宋老师说:“这不只是一间餐厅,更是一个推展食农教育的平台。”从食物DIY到生态环保课程,样样都有。

来上课的这天中午,正巧碰到台东知本国中的毕旅学生也来到这里,边啃着餐厅招牌“手做米Pizza”,边听宋老师以一张张投影片轻松幽默话食农。这一年来,绿色餐厅已经接待无数团体来此观摩学习。

宋秉明(左)开心问候送有机番薯前来的农友。 颜嘉成/摄影

宋秉明(左)开心问候送有机番薯前来的农友。 颜嘉成/摄影

花莲有机农业的生产面积占全台23%,居全国之冠。六年前开始跟在地农夫学种菜的宋秉明,很快发现,有机农友的难题不是技术,而是菜卖不掉。于是他和妻子架设网站,帮忙卖菜。起初也成功地把蔬果销售到北部科技公司,但没想到几个月后,订单却愈来愈少。

校园绿色厨房

三年半前,为了想让更多大孩子亲炙土地、共炊共食,宋秉明在大学部开设了“校园绿色厨房”课程。这门课可精采了,首先,宋秉明夸口,这堂课绝对是“营养学分”,以“吃”为核心,除了动手做,更要回到食物生产的起点,因此对生态、香港马会资料、饮食的养分,一次全包了。(显然不是学生心中轻松过关的那种营养)

接着,他霸气规定,“没骑脚踏车的,不准修我的课。”(好彻底的节能减碳)。于是,一排排脚踏车来到田边、田埂间,老农夫和宋老师带着学生踏进水田,从拔杂草开始,感受泥土的温度以及有机栽种的辛苦。农事告一段落,严格教授贴心送上隔壁果园的有机芭乐,学生一边在清澈水圳里洗脚丫踩水花,一边啃着香甜芭乐。

这门通识课带着学生从有机农田到健康餐桌,下田、做菜样样来,却年年爆满抢修,也感染了许多大学生、研究生,不仅自愿到田间、到山上学习有机栽种、协助产销,更改变了原先的饮食习惯。

但这样还不够,宋秉明开设绿色厨房的心愿,始终没有熄灭。他再度向学校提案,这个梦终于在去年二月破茧而出。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成立“绿色实验餐厅”才是他披荆斩棘的开始。

“是菜有问题吗?”“还是价钱太高?”宋秉明一通又一通电话急切询问。“不是呀,我们这些上班族很少开火,本来想透过订菜重拾健康,但还是没时间做菜,那些菜放两星期就坏光光了啊。”

这盆冷水可浇大了,但宋秉明不死心,想从“外食客”下手,推展吃在地,吃新鲜。他奋笔疾书向校方提议开设“绿色厨房”,没成。他转个弯,拉着妻子在家里做起有机便当,限量供应给外食的教职员。

打工项目之一:挑捡清洗五公斤的空心菜。 颜嘉成/摄影

打工项目之一:挑捡清洗五公斤的空心菜。 颜嘉成/摄影

餐厅成立以来,教学研究之外,宋秉明还得到田里取菜、忙餐厅布置、教育员工、管理流程、宣传,持续协助小农贩售……他和妻子每晚忙到深夜一、两点,“有大半年时间,我最常跟孩子讲‘不要吵’,老婆总跟孩子说‘等一下’,孩子经常就在‘不要吵’跟‘等一下’之中睡着。”宋老师苦笑道,经营餐厅的辛苦,难为外人道。

跟农夫学种菜这六年来,宋秉明跑遍了花莲的有机马会免费资料大全,不只一次看见农人面对极端气候、菜卖不出去的种种辛苦。一位在赤科山种植无毒金针的农友,坚持不用除草剂、硫化物,金针的样子很丑,没人买,但他仍挺着做,有一次实在太累太累了,一不留神,除草机的刀片一打,脚趾全没了。也曾目睹转型做有机的农夫,前三年因为没有收成,坐在田埂上哭泣。

建文店长每天烘烤的面包,一口咬下尽是麦香,晚来就买不到了。(颜嘉成/摄影)

建文店长每天烘烤的面包,一口咬下尽是麦香,晚来就买不到了。(颜嘉成/摄影)

社区支持农业

去年,绿色餐厅全年认养七分地的有机稻米,为了帮忙卖米,宋秉明和老农康伯一起计算成本时才惊然发觉,农人种田是不算入自己的人力成本的,“我问他,你怎么没算人力,他说不能算,价钱已经这么贵,再算就没人要买了。”

目前餐厅和花莲在地22家有机马会免费资料大全合作,就是要把“社区(校园)支持农业”的理念,从云端上拉下来,在香港马会资料中实践。宋秉明每次到田里取货、议价,总以高出市场行情一成的价格给农友,这也是绿色餐厅坚持的“公平交易”精神。

上完食农课程三天后,走进餐厅开始打工的我,惊讶的发现,厨房里只有三种调味料:有机大豆油、生机橄榄油、生机海盐。店长说,其他调味品,宋老师都“不准用”!再弯进厕所,用的是百分百再生纸浆制造的卫生纸(环保减碳)及天然洗手液(减少大地污染)。精打细算的家庭主妇如我,掐指一算,这些成本可都不便宜呀。

外场送餐也是打工项目。 颜嘉成/摄影

外场送餐也是打工项目。 颜嘉成/摄影

尽管如此,在这里,一餐饭只要90元,一个手做米披萨也只要100元。我说,连食用油都讲究,是货真价实的“养生”餐厅呢。宋老师连忙澄清:“不不不,我们开的是‘养地’餐厅,只要吃不洒农药、不施化肥的稻米蔬果,就能把大地养好,大地健康,我们自然就吃进健康了。”

每天,我们都有三次机会改变我们的饮食选择。选择无毒食物,也就等于支持“友善环境农法”,而直接响应生态保育。套句宋秉明老师的名言:“只要吃十碗有机米饭,就可以保护一只青蛙了。”

我问宋老师,开这样一间绿色餐厅,是否有SOP(标准作业流程)可以分享?“这是一间食农教育的餐厅,教育不能有SOP,它不是纯粹追求利润的企业,而是一个陪伴的过程。”老师这段话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不去。

“陪伴”真是个美丽的词,有着等待生命慢慢长成自己样子的温柔守候,一如宋秉明和他的绿色餐厅,也一如台湾这群坚持有机栽种的农夫,日日夜夜守护着一亩田地。(台湾有机验证的农田仅占全岛耕种面积的0.5%)

文章及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新闻网

原文标题:一日打工趣/到绿色餐厅,采收美好食光

原文链接:http://udn.com/NEWS/READING/X4/9068469.shtml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