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865c55a875c24e331b35dbd1bb81b9ca|1542223550|1542223550;Path=/ 3d6 四季分享有机农场行之张和平老师聊有机|有机农业|有机蔬菜|有机食品|农场考察实地探访|深圳有机市场|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首页 > 互助农业 > 四季分享有机农场行之张和平老师聊有机

四季分享有机农场行之张和平老师聊有机

5a8

张和平老师

5月10日,有机会记者有幸跟随张和平老师一道前往四季分享有机农场,并与他面对面坐下来,伴着一杯茶、一些不同种类的有机番茄,开始了我们之间的对话。张和平老师乐于分享,观点犀利,语气平缓·。在有机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做顾问也好,自己建农场也罢,他不过是希望通过实践,探索出一条可行的有机路。

有机菜不是歪瓜裂枣,产量也不低

“不能让消费者一直包容你,你得问自己给消费者了什么?”张和平老 b48 始终站在消费者的角度去理解有机,他对中国CSA的发展也有自己的一套见解。他的观点是:有机菜不是歪瓜裂枣。我们的老祖宗以农业技术而自豪。秦始皇派军平定岭南,后又派人开垦荒地,带的是什么呢?是种子、农具,至此,广东才成为了开化之地。除此之外,有机农业的产量并不低,“我们种的水稻可以超过常规农业,我们种了10多年大白菜,今年终于种好了,1亩有1万2000斤,因为我们有一个种白菜很在行的人。农民种菜不是家家都一样,老王家种大萝卜厉害,老李家种黄瓜厉害,老宋家辣椒种得好,让一个农民把所有的技术掌握到最好是无比困难的。”

四季分享将生产队伍分为11个品种小组,每个小组负责3~4个品种,最多的负责6个。这样,可以让每一个品种得到最高的产量。“比如我们这里种大白菜厉害的,他只知道种一季白菜,不知道深圳这里还可以种早熟品种、晚熟品种等。通过指导,他还能进步。”今年,张和平老师仍在不断树立产量指标,因为还有太多品种大家不会种,或者种得不够好。

农民学会了应付社会、“哄”社会

谈到如何管理农民,张和平老师有些无奈:“我们把种菜能手找回来,他们对社会不信任,是很难管理的,我们只能先树立典型。当他们看到真的有人获得了高工资的时候,才会相信并加入我们。”农民学会了应付社会,他们很会“哄”这个社会,因为他们长期被这个社会欺骗。“2003年国家才把农业税取消,农民前半个世纪在饿着肚子纳税,但一点纳税人的待遇也没有,现在的新农保也是歧视他们,好学校、好医院都不在他们身边。社区支持农业成为民间改变社会的一股力量,这其中有机会,但推动起来会很难。大家都不知道农民对这个社会有多么的不信任。”张和平老师又强调了一遍。

农场用了1年的时间把各种关系理顺,“因为我们在这里,村长选举都很容易,10几分钟就选完了。”。张和平老师还发现,中国多数的CSA农场中真正的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是没有关系的,只有农场的明星人物大家才认识。四季分享想要做到的,是尊重每一个生产者。比如,管番茄生产的马叔,番茄包装袋上就会印上他的头像,消费者去农场可以随时找他聊天,四季分享的微信里也在讲关于马叔的种植故事,“我们希望让消费者、生产者感受到我们只是组织者,并不是完整的生产者。CSA模式到了中国简单理解成美国的就不行,美国农民不自卑、不痛苦,但中国农民不一样。从文化上、社会环境上,我们必 b50 稍稍多用点心。”

让(有机)农业种植者成为一种职业

四季分享的生产骨干,不出意外的话,每月收入可以过万。农场有一位广西农校大专班毕业的技术骨干,副经理级别,基本工资接近5000元,主要负责甜玉米和小青瓜,一个月生产几千斤,按照农场的激励机制,1斤玉米有1.2元的奖金,累计下来差不多有4000多元,基本工资加上奖金就过万了。技术骨干手下配有四五个干活的农民,据农场客服罗小姐讲,技术人员比农民更爱种地,而且他们会主动拿出自己奖金的一部分激励农民。张和平老师说:“让具备农业专业知识的大学生成为农业蓝领,他们挣的钱并不比白领少。农业要成为一种职业,必须让他们有尊严。”四季分享农场的大学生有10多个,其中不乏硕士毕业生和在读研究生。

对中国有机企业恨铁不成钢

这两年有机的发展与食品安全有关,与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土壤却没有直接关系。“99%的有机企业为了食品安全在做事,很少有人关注到有机发起的初衷。”张和平老师的观点与笔者不谋而合,他直言道:“从事有机(事业)必须讲诚信,但许多有机企业老总的目光比较短浅,急功近利,没有花心思在建设农场上。面对终端消费者,一些有机企业的蔬菜多来自外采,反正不上超市货架就不需要贴防伪码嘛!”

张和平老师看好有机的未来,但他更寄希望于优秀的企业家来推动有机的发展。“市场机会很好,是有机人没有做好。”张老师对中国的有机企业恨铁不成钢,“有机需要有好的企业家来做,他必须具备有机功底,对企业家的素养要求很高,还需要有雄厚的资本支撑。”现阶段的中国,发展有机农场多为200~300亩的小基地,而张和平老师认为,小农场大家都在做,树立不出一个享誉中国的有机品牌;有机需要成规模发展,降低成本,按照市场的游戏规则,以企业化、市场化、规范化的方式运作。“一年10000元的消费在任何家庭已经不是重大决策了,CSA不应定位在高端客户。高端客户不会买有机菜,他们有自己的解决方式,例如私家定制或农场特供。我们的客户应向下辐射,找到一群有经济实力、有稳定收入、理念又十分超前的阶层。像我们农场,4800元/年的白领套餐占到1000多会员中的一半。”

有机营销的是信任

如今的有机圈大家都很重视营销,自媒体、跨界合作等营销手段五花八门,张和平老师却认为有机营销走错了方向,“这是商业营销,不是有机营销,因为没人信任你。”但他对市场的预估是乐 b50 的:“人们对安全食品、有机食品的需求将会有爆发式的增长,有如香港奶粉一样。人们对安全食品的追求将不计成本,价格不再是问题。”

有机能够解决这一群人的问题:他们不愿意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也不了解什么是社区支持农业,但他们愿意付出真金白银消费(购买安全食品)。我们透过消费间接完成理念的传播,向更多人辐射,“用消费者带动你的理念(推广),而不是让你的理念带动消费者。”张和平老师特别指出:不要一开始就教育消费者,而要让他们自己对这个模式感到好奇并产生兴趣后再分享CSA的理念,这样,不会吓走他们。

如果不是依靠市场或消费者的力量去推动有机,而是依靠慈善、依靠NGO/NPO,那么,有机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

继续阅读《四季分享有机农场实地探访》

此文经由采访录音整理而成,张和平老师本人未作任何修改。

文章及图片来源:有机会

作者:张茜

摄影:兆红

草西
草西,有机会网COO,写作爱好者,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5a8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