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1592dcba95cff1d50ff8078624fa1d69|1540200887|1540200887;Path=/ 3e3c 当“地主”去郊区种自己吃的大米|郝色彩|郝米|南京|有机食品|有机大米|都市农夫 - 有机会,有机香港马会资料前沿媒体
首页 > 互助农业 > 当“地主”去郊区种自己吃的大米

当“地主”去郊区种自己吃的大米

初衷:就想吃不打农药的大米

每个月,50岁的南京人郝色彩都要抽空转5趟车,花上3个半小时去溧水,自己租的田里去看看。

郝色彩的水稻田

“我在溧水有22亩田,大半用来种大米,少数种黄豆。”因为对外面卖的大米不放心,郝色彩从3年前开始这种“自种自吃”的状态。而像郝色彩这样的南京人,现在正越来越多。

郝色彩的家在河西的一个高档小区里,3年前她还和大多数的南京人一样,对大米的种植一无所知。但现在,说起这方面的话题,她可以称得上是专家。

最早让郝色彩产生自己种大米的念头是在2006年,“当时去朋友在北京的农庄,连吃了两周他们自己种的食材之后,回来再吃超市买的,身体就不习惯了。”

加上2009年媒体曝出“镉米事件”,更让郝色彩坚定了自己试着在南京种“安全大米”的决心。

在那之后,郝色彩一方面自学,一方面通过向农民请教,学习种植大米的知识。“越了解越后怕,一般种植的大米很多环节都需要打农药用化肥,还是自己种比较放心。”

包装:连袋子都要私人定制

郝色彩的严苛不止体现在种植过程中。

“外面的脱壳机里会有别家稻谷的化学残留,如果再把我种的稻谷送到里面加工,可能会间接污染。”种植的头一年,郝色彩把稻谷送到外面的作坊脱壳,后来她自己买了脱壳碾米机。

加工完成后,郝色彩对包装袋也有特别的要求。“22亩田,年产量大约是11000斤大米,吃不掉的部分就拿去网上卖。装米的袋子是我特别去有机棉厂定制的有机棉坯布米口袋,吃的东西一定要每个环节都仔细再仔细。”

找地:用Google寻找合适的田地

2011年,郝色彩终于开始启动自己的计划。她通过朋友,在溧水找到了一块荒废两年的水稻田。

但在尝试种植了一年之后,城市规划要求在附近修路。担心过往车辆的尾气会影响大米质量,郝色彩决定搬迁。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郝色彩用上Google地图,在南京周边寻找合适的田地。“种植大米最好选一块山南水北,水源充足的地方。”

经过多次考察,郝色彩以每亩不到500元/年的价格租下了秦淮河上游龙王庙水库附近的22亩田。为了保证种植安全,她还特别请来了专业的团队,对土地进行农残和重金属检测。

销售:“自种食材”更受欢迎

“平时请人照看水稻田,仅看水就开1500元工资。”自种的大米虽很安全,但成本却不低,郝色彩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农忙时节每天要再请5个人来帮忙,每人的工钱是60元一天。

此外,郝色彩还在微博上直播种植的过程。因此,比起市价2-4元/斤的大米,郝色彩的米卖到了16元/斤。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年轻人专门前来购买,甚至还会去找她预订下一季的胚芽米。

而在南京,越来越多的人正尝试采用自种的方式。记者在南京一个叫做悦活社群的网络 3bbe 俱乐部平台看到,很多成员选择自种一些食材,并与其他社员交换分享。剩余的在网上进行销售,大多数情况下都被一抢而空。

水稻

种植:雇人去地里“手工拔草”

按照郝色彩的理念,种大米的过程中绝对不要用到农药和化肥。但她的要求,却被很多农民拒绝——在他们看来,一次农药都不打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郝色彩最终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用菜籽饼做肥料。“就连动物的粪便我都不用,动物吃的东西可能会含有激素添加剂重金属残留,用它们的粪便会弄脏我的田地和大米。”

对于郝色彩的坚持,当地农民大多不能理解。但让他们更为意外的是,郝色彩还拒绝使用了除草剂。“因为含有草甘膦或百草枯的农药,杀死杂草同时,也有农药残留在水稻田里。”

“还有,我不会雇佣抽烟的工人来打理田地。”郝色彩告诉记者,一方面这是一种态度问题,另一方面她担心随手乱扔的烟头会影响大米的质量。

更多信息

新浪微博:@郝色彩–城市小农

文章来源:东方卫报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游客 03/16/2014
    还有,我不会雇佣抽烟的工人来打理田地。这不是违法劳动法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