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865c55a875c24e331b35dbd1bb81b9ca|1545218009|1545218009;Path=/ 97e 梦田农庄:一家人的农庄|梦田农庄|上海有机农业|社区支持农业|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首页 > 互助农业 > 梦田农庄:一家人的农庄

梦田农庄:一家人的农庄

< b50 div class="entry">

为了吃上没有农药化肥的有机蔬菜,陈帅俊和妻子沈晖建立了梦田农庄。建成之后却发现从事农业并不简单,除了一家人比以前更辛苦,还面临着天气影响收成、客户不满与投诉等种种问题。

陈帅俊平日以工作为主,农场的照料主要靠父母

陈帅俊平日以工作为主,农场的照料主要靠父母

位于崇明岛中部的新河镇新建村的梦田农庄,靠近农场主人陈帅俊父母的家。这座上海郊区常见的两层楼房,敞亮方正,灶台飘香。进里屋,刚采摘的蔬菜还沾着新鲜的泥。沿屋旁小径走上几十米,便是豁然开朗的农田。

梦田农庄的创建说来简单。起初,陈帅俊只是想圆妻子沈晖的香草花园梦,而后加上些现实考虑:“市场上贩卖的含有大量农药残留的食品、激素家禽、反季节蔬菜、汞超标海鲜、重金属污染的河鲜,让我们真的不知道该吃些什么,有什么可吃的了。”于是,1980年生的银行职员陈帅俊与外企员工沈晖,打定主意建个有机农庄。陈帅俊家几代务农,原有的两三亩田,再加上以每亩800多元的价格从村里租的地,凑足50亩。

陈帅俊父母在崇明的家的院子里,放着很多新鲜采摘的蔬菜

陈帅俊父母在崇明的家的院子里,放着很多新鲜采摘的蔬菜

2009 年冬, 梦田农庄诞生。陈帅俊和沈晖平时工作繁忙。幸运的是,有家人帮忙打理。

“妈妈,实际上的农庄总指挥,负责资源调配和人员沟通;爸爸,技术总指挥,农业、机械样样在行;陈帅俊,农庄主,负责对外联络和销售;沈晖,负责胡思乱想和市场营销策划。”这是梦田农庄“核心团队”的分工。

陈帅俊起初每月来农庄一两次,帮忙送货,最近妻子怀孕,两个人有事才回来。始终在农庄干活的是父母。陈爸爸从前在深圳工作,为了农庄,专门辞去工作回来。陈帅俊和沈晖会给父母一些建议,包括有机种植方法、更多应季菜品、客户喜欢的菜品等等。这份在家的工作比以往更辛苦,但收入高,陈帅俊每月发给父母4000元。

农庄平常有八九个帮工,农忙时十余人。小辈们希望父母不要节约人力—这点甚至由沈晖写入“公约”贴在堂屋门口,但父母习惯早起贪黑,常常一天工作十五小时,吃好晚饭都九十点钟了。“何必把这个农庄做得那么辛苦?身体搞坏了也不值得。”陈帅俊常劝说父母,但很难说服,“他们觉得能省,干嘛不省呢?”

说服种了十几年地的老人按“有机农业”方式操作是个难题。“不用化肥不打农药?种不出来的。”不用农药=害虫多=损失大——已形成惯性思维。陈帅俊决意推翻这个逻辑。

沈晖的哥哥在浙江大学农学院当教授,主要研究昆虫的生物防治。他推荐了一些防虫方法、工具和技术,经过实践,陈帅俊总结出一些有效防虫害措施:

一个是按季节种植,虫害高发时,特别引虫的菜就少种些。一个是用天敌相克的生物方法,如通过保护瓢虫来让其抵御蚜虫。一个是增加物理措施。农场平时悬挂杀虫灯;天热时,露天的鸡毛菜比较难种,就架防虫网;也会针对一些害虫使用黄板粘虫、诱虫瓶诱虫等;不然就人工捉虫。取代化肥的是沼液,它来自附近养猪场配套的沼气站,发酵完全的猪粪稍加清理,就是中国人千百年来使用的牲畜肥。

虫害过去,蔬菜长势喜人,父母也觉得自豪,“我们的菜真正是有机种植!”

然而天灾不由人。梦田农庄成立后的第二个夏天,持续性的暴雨造成土地大量积水,河道水满,有些菜吃饱水直接腐烂,瓜果类藤蔓变黄萎缩,新的蔬菜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播种,地层里水需要好几天的缓冲期才能排掉,如果遇到大太阳一照很多菜就会直接死掉……雨涝期间及之后的产量明显降低 b50

陈帅俊初次体会到什么叫“绝收”。更令他焦心的是客户由于蔬菜供应不足,又投诉了。

稍后,梦田农庄的网站上挂出一个投票:“使用大棚种植部分蔬菜,您能接受吗?”大棚菜的营养和口感不及露天的,但非反季节种植。最后陈帅俊选择折中妥协:农庄设立五个大棚,在气候不好时补充些鸡毛菜、小青菜等长速较快的绿叶菜,使蔬菜不至于断档。“大部分顾客的想法,当然是越健康越好,但是没东西吃的时候,他们的意见是最大的,我们必须保证每个季节都有适当的菜给他们,在这基础上做得更健康。”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快递服务不佳,投诉应接不暇且客户持续流失时,沈晖觉得有些崩溃。梦田常用的两家普通快递不爱惜包裹,菜有时会摔坏,就有人投诉番茄裂开、青椒被掰碎——“我们怎么可能掰碎给你呢?是快递运输过程中压坏了。”尽管损失不多且承诺可补,但“大部分人会因为这些偶尔的问题,对整个服务都不满意,订了几次就不订了。”

原以为种田是件浪漫的事,但遇到的困难超出陈帅俊想象

原以为种田是件浪漫的事,但遇到的困难超出陈帅俊想象

沈晖对客户的抱怨很敏感。而且对农庄反复出同样的错误忍无可忍。陈帅俊劝她不要太在意,“把这个事情看淡,损失就损失了,有问题就改善。”几番研究,他更换了快递公司,这样即便分担到客户头上的单次运费比普通快递要贵上20元,但蔬菜的损伤率下降许多,客户仍然乐意接受;大棚种植的收获也带来菜品的补足,客户整体满意度上升。

“希望客户对这种靠天吃饭的有机农业有更多的容忍。也希望农庄能持续地改进,尽量给客户提供满意的服务。”回到梦田的沈晖,在博客上写道。

梦田农庄也是参与上海农好农夫市集的八家农庄之一。这八家农庄都是 5a8 持有机认证的小规模生产者。没有有机认证,意味着放弃了主流农产品流通渠道,即目前仍属于“奢侈品”的有机食品市场;也意味着稍低的价位、消费者与农夫直接沟通的人情味,还有消费者自觉的监督。

微博、博客、网站、淘宝网店,监督时时可进行,信任因此而生。遭遇自然灾害他们会关心,某年春节有人发来短信:“谢谢你们一年的辛苦付出,让我们吃到这么健康的蔬菜。”陈妈妈看到便落了泪。

梦田农庄也为陈帅俊带来一些环保和农业领域的朋友。从事有机农业教育的加拿大人Denis看到《华盛顿邮报》对梦田农庄的报道后前来考察。他挖起一块梦田的土壤,十分松软,是理想的有机作物生长地。

更多信息

梦田农庄官网:http://www.dreamyfarm.com

文章来源:外滩画报 http://www.bundpic.com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 b48 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