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865c55a875c24e331b35dbd1bb81b9ca|1544926727|1544926727;Path=/ 2f8a “有机”事业的缘起和前途|有机农业的前景|中国有机农业|可持续发展运动|理念社区|生态村运动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首页 > 有机生活 > “有机”事业的缘起和前途

“有机”事 3fe8 的缘起和前途

前言:我于2002年起关注环保和可持续发展问题,并由此延伸扩展到南北差距问题、三农问题以及民间组织的发展等等。在关注温铁军等发起的“新乡建运动”中开始认识有机农业(自然农业、生态农业)并立即为其深深吸引。我觉得这是人类文明大转折、大升级或者说大拯救的一个重要探索和实践,更为之高兴和感动的是这个领域里出现了一大批令人敬佩的先行者、探索者:日本山岸会的创始人山岸己代藏和追随者、后继者,自然农业的实践倡导者福冈正信、冈田茂吉,生物动力农业的倡导实践者Ruder Steiner……以及国内的许多实践者、推动者。与此同时也看到很多业内人士的艰难、困惑,希望这篇文章能够从另一个角度给大家一些参考。

有机农业

有机农业、有机食品、有机产业是这个时代思想观念和整个生产生活方式的巨大变革在农业及其延伸产业和相关领域、在饮食及延伸生活方式上的一种显现。站在历史的高度审视这一领域的巨变,似是在向传统回归,实则不然,它是一个螺旋形上升的升级过程。

东方传统农业大体是体力加简单工具,以家庭内部分工协作为基础进行的、多样化、种养结合的精耕细作生产方式,其产出以自己自足为主,以买卖交易为辅,从而形成了东亚的小农经济基础。相对于原始采猎文明阶段,人类对自然的依赖和受束缚程度有所进步,但仍然还是一个自然力主导的发展阶段,是被动的有机整体。

现代农业(大面积单一种植、机械作业、石油化工品投入、基因改变……)则充分显示了人类在西方工业化革命以来主动认知、掌控、利用自然力上的飞速发展。工具理性的显著进步提升了生产力,进而改变了生产生活方式。人类有了可以操控的机器,就象延伸扩展了自己的手脚,于是需要更多的土地和资源与之相适应,而大量的产品已不再是为满足自己和家庭需要,而是为了去交易获取更多的金钱。自己自足的生产生活方式变成了对市场的高度依赖,而市场在极大地刺激和满足人类物欲的同时,其丛林法则式的竞争机制也造成了人际关系的紧张对立,造成了严重的分化和异化。随着科技门类的快速发展带动着专业分工的剧增,日益加速的高度的专业分化成为社会发展的基本态势之一。但是分化越细,也就意味着越缺乏宏观视野和对整体的感知和把握能力,人越来越只能和只愿意关注个体的眼前的物质利益。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随之改变了,金钱成为了最可靠的朋友而获取金钱成为了人生的最大意义。在工具理性的高歌猛进中,整个世界亦被视作一个庞大的机器,而人则是驾御这个机器的主宰,自然生态系统就成为了经济组织攫取最大化利润的对象。

具体到农业种植上,为了提高产量,大量工业化生产的的化肥、农药、助长剂(荷尔蒙)等等被施入土地和农作物身上,通过食物链的传递严重影响并威胁着人类的健康,大量农药、化肥等等沉积在土壤并进入地下水系和地面水系污染和破坏了整个生态环境系统。产量增加了,而产品内在品质下降了,大量的供给反而降低了价格,再加上大量的外部投入,又增加了经济成本和生态环境成本,结果没有增加收益,反而由于生态环境的失衡造成了被迫需要更多化肥、农药和设施等等投入的恶性循环(如今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农业是成功的,包括美国也需要政府的大量补贴和建立农业贸易壁垒)。一切都只是为了成就工业化生产农机、农药、化肥……的厂家、商家获取利润最大化,政府获取更多的税收。

现代农业是一种表面看似主动,而本质仍然被动的农业体系(是偏重外延进化而缺失内涵进化的历史进程在农业上的体现),其根源是西方局部分析、二元对立思维模式下的机械世界观,而有机农业(也包括自然农业、生态农业等)则是基于民众自觉反思西式现代化弊端的起点上,由东方整体辨证思维模式统御局部分析思维模式(工具理性)及其有益成果,以身心和谐、人际和谐、人与自然和谐的整体和谐为特质和追求目标的农业体系。从传统农业到现代农业再到后现代的有机农业,就是这样一个螺旋形的升级过程,是从自发的被动有机整体到自我意识强化膨胀的整体分化,再到觉醒后以多元方式主动追求整体和谐的演进过程。

让我们一起来反思一下西式现代化的历程:伴随着西式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在机械工业阶段出现了世界范围的殖民地扩张、争夺战争和民族国家争取独立的反帝斗争;在化学、电子工业阶段出现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和相对应的民间环保运动;在信息工业阶段信息、资本、贸易的全球一体化建立起了以北半球的西方发达国家为中心、以南半球的发展中国家为依附的国际分工体系。发达国家和地区掌控着资金、技术密集型的也是污染小、消耗少、利润率高的高端产业,而污染重、消耗大、技术含量低的产业被转移给欠发达国家和地区,从而逐渐使南北国家之间、地区之间、城乡之间、各阶层之间产生了越来越严重的贫富分化。环境污染、资源过度消耗、生态失衡……也由发达国家、发达地区、城市转源源不断地嫁给了不发达国家、地区和农村,但作为一个有机整体的地球面临的生态环境问题并没有实质性改变,并将继续加重。尤其是苏东解体后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全球化的“西式四化”发展模式被普遍推广,中国、印度等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正在这条“现代化”道路上执著前进着。

中国人口将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15亿以上,世界人口将在2050年左右达到90亿以上,这么多人口要追求高消费的现代化生活,对于已经不堪重负的地球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危机和挑战,这就迫切需要整个人类探索出一条不同于西方的“现代化”发展道路和新的生产生活方式。

由此民间环保运动升级为内容更为丰富的“可持续发展运动”并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同,并出现了反经济全球化运动(Anti-globalization Movement)、志愿简单生活运动(Voluntary Simplicity Movement)、乐活LOHAS(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可持续的健康的生活方式)、公平贸易运动(Fair Trade Movement)、有机农业运动(Organic Agriculture Movements)、社区支持农业(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简称CSA)、华德福(Waldorf)式的独立教育运动、理念村(Intentional Community)的社区再造运动等等反思现代化弊端,志愿革新生活方式,积极改良社会的努力。

在文化艺术和观念领域则出现了与之呼应的以怀疑、否定现代化为本质的“后现代主义”。后现代标志西方文明史中的一个新的历史周期——西方统治即将告终,个人主义、资本主义、唯物欲主义、政治上的单边主义开始衰落,非西方文化正在逐渐兴起、壮大。与之相呼应的是战后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开始,各类民间组织(国际上有很多名称,如NGO/非政府组织、NPO/非营利组织、志愿组织、公民社会组织……)在世界范围内迅猛发展,在国际社会和各民族国家乃至基层社区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构成现代社会中除政府、企业之外的第三部门。由于不以营利为目的、致力于社会公益和广泛的志愿性参与等特点,使其能更广泛、更深入、更直接地代表和维护广大民众的权益,救助和保护弱势群体,保护自然生态环境,提供各种公共服务……一场被称为“全球社团革命”的运动推动着全球范围的意识革新与社会进步。其非营利宗旨、非赢余分配、非政府模式其实就是现有社会秩序的基因变异,但目前还是不够成熟,仍然在起着维护现状的非进步改良作用,尤其是国内的民间组织由于起步较晚,自身能力及社会公信力上还不足,又缺乏政府的信任扶持以及民众的广泛理解支持,所以迫切需要从国情出发、觉悟自身的历史使命,并找到合适的定位和实践路径。

国内有机农业的主要问题和对策

具体从有机农业运动来说,在国内推广出现的问题和对策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旧观念牢固,改变力不从心

原因:宏观环境制约,民间力量薄弱。

本质:发展中国家在西方中心体系下追求现代化的被迫性和盲目性,以及民间探索新目标、新路径依然没有摆脱西方中心体系的理论和实践。

对策:要理解虽然西式现代化的目标对于多数国人来说是不可能实现的虚幻梦想,但处于尖锐地缘斗争环境中的国家是不可能放弃其现代化目标的(当然实现方式是可以调整的但目前仍然是“西式四化”)。在这样的宏观大环境下,只能先依靠来自民间的自发努力,去主动地反思现代化弊端并教育大众,在探索试验中不断革新生产生活方式,并通过民间积极力量的横向联合协作,以自下而上的方式推动上下的良性互动,从而逐步推广深化。尤其是要将有机农业作为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增加农民收入、环境保护、改良生态以及提高食品安全保障的重要措施,但要大力破除有机农业会有较大减产的错误认识。

而目前国内的积极力量仍然没有摆脱西方中心体系的理论和实践,处于学习和模仿西方理论和实践经验的初级阶段,并没有找到符合自身国情的理论指导和实践路径,所以目前的现状就是非常弱小、零散、影响力有限。生产生活方式及与之相呼应的思想观念是具有十分强大的惯性力量和群体性效应的,如果单靠弱小、零散的个人和组织是很难有效改变的。可以看到西方发达国家的有机农业运动得到发展,也是得益于其经历过启蒙运动后,公民社会理念深入人心,通过持续的斗争获取了一些民主自治权利,从而获得第三部门(NGO/NPO)发展的良好外部条件和内在动力。第三部门(NGO/NPO)在动员和整合各种积极力量,进行广泛深入的宣传教育,促进联合协作整体推进,推动广泛参与、民主监督上都发挥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但这些对于国内来说是不具备的,这也是问题的关键之一。对策只能是进行横向的联合协作,通过一个有效的整合,集中力量整体推动。

一切民间的积极行动都可以被归入追求人心和谐、人际和谐、人与自然和谐的自觉努力,这种整体和谐理念不但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契合,也和中央构建和谐社会的方针是一致的。只是民间的积极力量能够摆脱体制的束缚,进行自觉、灵活、多元化的探索实验,从而成为构建新生产生活方式的实验者、先行者、推动者。未来的人类历史就是这样一个多元主体合作参与的、形式多样的实验探索过程,以逐渐构筑新的人类文明(个人意识创新—组织宗旨创新—社区生活创新—国家治理创新—全球秩序创新—人类文明升级)。但目前国际国内的民间积极力量仍然缺乏这种整体和谐理念的理解认识,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缺乏一个有机整体的认识角度(这也是西方机械世界观和局部分析思维模式的惯性作用),同时在实践路径上也没有放在改变生产生活方式上,这反映出来的就是各做各的、缺乏联合协作,只治标不治本,只想改变世界不去反思和改变自己的不良生产生活方式和观念。乐和(LOWH)方案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而形成的,详细介绍参见“乐和”豆瓣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49467。

二、对产品品质缺乏信任

原因:缺乏有效适合本土情况的互信机制。

本质:在主流社会秩序中,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造成缺乏信任基础,而解决办法不能照办西方的认证机制,国内缺乏相应制度和文化环境。

对策

1. 用组织信用弥补:将个人和个体组织整合到较大规模的组织中并通过有效的制度建立起诚信机制,而且组织本身是非赢利性非政府组织的(NGO/NPO/社会企业/农协)。个体也可以直接采用非赢利性非政府组织的(NGO/NPO/社会企业)定位。此外个人和组织的信用也可以建立在对于发展生态型农业的执著追求和不屑努力,对于生态型农业背后的自然和谐理念有深刻把握与体现,为有机农业和其他环保和慈善运动作出过贡献等等;

2. 采取第三方监管合作机制,且第三方为民众信赖的非营利性民间组织。第三方根据当地具体情况制定合适的标准和规范,并予公开(在技术上可以采用自然农业、生物动力农业等不同技术),督查和支持并重,克服过去重认证、轻监管和缺乏有效支持的问题(最好是建立全国-地方两极的创业前咨询与培训支持体系/店铺与基地建设支持体系/生产技术支持体系/营销支持体系);

3. 与消费者和潜在消费者经常性交流,建立牢固的友谊与信任关系,或者与消费者和潜在消费者直接建立新型消费合作模式(比如社区支持农业模式CSA)让其主动参与生产与销售过程从而克服信息不对称造成的信任缺失;

4. 建立组织和个人诚信档案。

三、价格过高

原因:1.认证成本高;2.生产成本相对较高;3.运输与销售成本相对较高;4.中间流通环节多。

本质:价格高低是相比较的,目前市场上一般农产品价格相对较低是由于——1.它逃避了其生产方式损害生态环境的成本;2.内在品质本身的低劣。反之也是生态型农产品价格相对较高的原因。

对策

一方面降低各项成本——1.用前述建立信任关系的方式取代费用高昂的认证;2.在不降低标准的前提下通过技术投入与革新有效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产出和品质;3.通过产销本地化,降低运输成本;4.通过直销(CSA模式)或者减少中间流通环节降低销售成本,比如通过产业链条的延伸或者说从菜地到餐 2020 桌的一体化降低成本;5.争取有机转换期政府补贴或者消费者支持。

另一方面宣传和增加产品的附加价值——1.通过宣传教育最好是亲身体验的方式,使消费者与潜在消费者理解生态型农业及产品的环保意义以及内在优良品质,相对应地理解一般农业与农产品对于生态环境、自身健康的损害;2.通过宣传教育最好是现场观摩的方式让消费者与潜在消费者理解生态型农产品高成本的原因以及一般农业低成本缘故;3. 通过产业链条的延伸或者说以生态型农业为基础,进行内容开发为客户提供身心健康和谐、人际和谐、人与自然和谐的全方位满足,比如以观光休闲生态农庄形式提供餐饮、娱乐、学习、度假、疗养等一条龙服务,比如对孕妇、孩子、有较强健康意识的亚健康群体和医疗职业群体提供技术含量高、附加价值大的有机调理服务和产品销售;比如集华德福教育、养老为一体的生态农庄。

四、风险大(自然灾害-价格大幅度波动-销售渠道突变)

原因:由于农业具有受人为控制程度较低和易损害易的特性,容易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加上生态环境的破坏、极端气候和其它自然灾害发生频率的增高使风险更加大。而在销售环节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不可预测因素多,所以价格与销售渠道都具有潜在风险性。

对策:减少风险因素,增加防范措施,加大技术研究和支持,建立新型消费合作模式(比如社区支持农业模式CSA)。包括对地理位置的科学选择,气象与市场信息及时全面获取,采取多样化生产经营模式,建立符合本地情况的标准、规范并切实执行,加强科研合作与技术支持,建立多元而稳定的客源等等。

责任编辑:Jing

文章来源:乐和生活(原文发表于2007年)

作者:龚意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由龚意-自然创意工作室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