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865c55a875c24e331b35dbd1bb81b9ca|1544747257|1544747257;Path=/ 3e26 十亩田的故事|十亩田农园|自然农法|有机农耕|有机原米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十亩田的故事

自种粮食的背景

有个成语“易子而食”,意思是父母交换子女来吃,因为不忍心吃自己的子女,只好用交换的方式来杀食别家的小孩;这个成语形容极度饥荒时饥民的惨状。当今有许多生产食品的人都不吃自己生产的食品,因为他们清楚自己生产的食品吃不得,只好吃别人生产的食物,所以称之为“易粪相食”。

吴恒先生提出社会已经进入了易粪相食的时代,他发起创办了一个名为“掷出窗外”的网站。这个网站搜集经曝光的食品安全事件,做了链接方便大家浏览查阅。面对成千上万的问题食品,不知你有何感想?

十亩田农园

一个小梦想

在易粪相食的年代,相信有不少人和我一样,都梦想能拥有“一亩三分地”,一亩种主粮,三分种蔬果,自给自足解决自家的食物来源。此后又想,要是有十亩的田地,能够和亲友分享自种的作物,岂不是更好?有这个想法之后,便在新浪注册开通了十亩田博客。博客开通的初期还没有地,发的博文是从网络上搜索浏览的文章。其中有两篇文章对我影响很大,一篇是《台湾“秀明农法”实践者的台北农夫生活》,讲陈惠雯一家离开都市到农村去种地,一家7口只吃自种的稻米和自种的蔬果,丈夫很少再犯哮喘病,5个小孩也没再生病吃药;另一篇是《老贾的“心灵农法”》,讲老贾放弃城里的工作,回归田园以自然农法种植水稻的事。

那时我正犯病,在广州医院的结算窗口,每当出示慢性肾炎和糖尿病两份确诊认证资料,按广州医保的“门慢”标准,能少交很多医药费,因此旁边总招些异样眼光,不知是同情还是羡慕,让我很不是滋味。打心眼里十分向往陈惠雯和老贾的生活方式。

实现小梦想

十亩田农场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好友拉我脱离困境,医生的鼓励使我坚定投身农场的决心,一年多前实现拥有土地的梦想,此后又实现了稻米自给自足并且能与亲友分享的梦想。

要感恩所有帮助和关心我的人。我现在能够做的就是提供一点自种的稻米给亲友,有些朋友经济条件较好,平常吃的很好的稻米,但我还是打算在每季水稻收获时,都给亲友送一点。去年早季水稻收成几百斤不争气的稻米,除了自己的口粮,其余的悄悄送给几个亲友,那批米外观不好看,口感也差,好在大家都不嫌弃。去年的晚稻较早稻有进步,亲友评论稻米的观感和米饭的口感比市面上卖5元一斤的米稍好点。我不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来比较和评论我的稻米,因为我觉得市面上维护着社会稳定的化学米与我的稻米不同。

人们习惯以比对农产品的形状和色、香、味来评判其等级质量,现代高科技可以通过转基因等技 3fe8 修改农作物的外观和其色香味,较低端的不法商人也可以通过打蜡、泡药液、熏硫磺等手段来使农产品更符合人们习惯的评判要求……以前那种挑选农产品的习惯是该改变了。

朋友给稻米起“原米”这个名称很贴切,我种的就是原原本本的稻米,要是放在没有化学品年代,这个稻米就是再普通不过的稻米。晚季稻米还是给亲友送一些,送的量不多,意义在分享。送过之后又有亲友来续要,也就出现了推让米钱的情形,亲友扬言不收钱就是拒绝他们吃这个稻米。于是,在博客上作一期销售原米的博文,公布了方便转账的银行卡号。之后有不少亲友转款买米,搞得像是在打劫亲友。

十亩田的稻田

原米为什么贵?

网友对原米的定价普遍认为很贵。个别网友的评论我三言两语回复不了,如果是在两年前,我对20元一斤米的反应可能和现在大家的反应是一样的。回想刚租到土地时,对着几乎一望无际的大片荒地发呆,村民建议往荒地上喷化学除草剂,杂草枯死一点火就能烧个干净。但是我请几个短工,花数天时间靠手工在地界上砍割出一道防火线,再雇几个工人在地界内点火,没喷化学除草剂的杂草表面看似干枯,但并不好烧。之后租两台大马力拖拉机对整片地作开荒,把杂草给犁耕埋到地里去,但是原来给杂草遮住的田垄也让拖拉机给平整掉了。这是一片有点斜度的梯田地,没有田垄就成不了田,不得不请人工另修筑田垄,租挖掘机挖灌渠,引山泉水灌溉稻田……在没看到庄稼之前,对这片地投入的钱如果每斤稻米分摊一元钱,恐怕要很多年才能收回来。不指望一定要收回前期投入的钱了,对我来说,已经超预期实现拥有干净田地的梦想,不单收获稻米,还收获健康。

之前我不懂农事,就水稻施肥这事,原来以为自然农法和化学农法在施肥上的差别一种是施用有机土杂肥,另一种是施用化学肥这样的差异而已。心想既然化学肥对土壤和对人的健康没有好处,而且有机土杂肥和化学肥的差价也不是很夸张,农民种庄稼为什么不全部用土杂肥?实际操作之后,我才弄清楚其中的原因。

中等肥力的田地,通常种植一季水稻需要对大田施肥4次(秧苗期也需要施肥几次),一次是插秧前做的基肥,三次是插秧以后在水稻各个生长期做的追肥,如果是施用化学肥,每亩稻田4次施肥总量约为100斤复合化肥。也就是说,施用化学肥是提着桶在田里边走边撒肥料就能比较轻松完成的劳动量。而施用有机土杂肥的情况又是如何呢?施有机土杂肥的情形在之前相关博文中有图文记录。去年早稻插秧前田头堆放215包鸡粪,每包鸡粪约四五十斤重,这10000斤左右的鸡粪用在9亩多水稻的基肥环节上,插秧后不久我自驾面包车到一百多公里外的惠来县购买花生麸,另外又租车到陆丰市购买鸡粪来给水稻做追肥,满满的一车鸡粪7 吨多重… 每亩稻田需要施有机土杂肥的总量为2000斤左右,这个用量是化学肥用量的20倍,且不计算土杂肥和化学肥之间的差价,不妨想象一下先要将鸡粪在田头搅拌混合花生麸、石灰,发酵之后再把土杂肥挑到田垄上,然后手抓肥料撒到田里的劳作过程,每亩水稻施2000斤土杂肥是需要多少功夫才能完成的劳动量啊?

自然农法在施肥工序上耗用的劳动量是化学农法的十倍以上。在除草方面,因为两种农法的除草方式不同,也导致在除草作业时间和劳动强度上出现巨大的差别。背着喷雾器往稻田里喷洒化学除草剂与用刀具割草或是人跪爬在稻田里徒手拔草相比较,两种农法的除草效率不止是十倍的差异(每季水稻需要除草三至四遍)。雇工劳作的情况下,投入工时量的差异实际上就是生产成本的差异。到过十亩田农场的朋友看到这里还有很多土地在荒芜,都希望我能够多种些粮食,殊不知难处,自然农法在劳动力方面的投入太大了。

感慨

不由感慨化学农法的伟大。因为它使得种植的劳动生产效率提高十倍以上,因此也使得农村大量劳动力得以从土地中解放出来,转移到城里从事城市建设和工业生产。近三几十年来城市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与其说是政治成果,不如说是化学农业大革命的成果。

在伟大的化学农业大革命中,农民和城市居民充当奉献的角色。化学农法代替自然农法,农村大部分富余劳力进城,但是,农民朋友进城依然是抬轿的阶级,而城市居民的盘中餐不知不觉中被化学农产品代替了。在经济建设与民生问题的权衡中,民众大义凛然以化学农产品果腹,甚至冒着可能断子绝孙的风险,食用现代科技创造出来的转基因新型物种。食物替换品中节省出来的能量转化为生产力,转化为城市建设,转化为GDP…转化为实现中国梦。后人该不会忘记在强国的道路上有我们这一代人毫不择食所做的贡献吧。

食品安全的思考

何缘食品管理机制对问题食品的监管和处罚力度,犹如隔靴搔痒。问题的症结在于制定食品安全政策的少数人,他们根本用不着吃社会上流通的垃圾食物,此其一;再则是管理十几亿人口的吃饭问题确实不容易,如果社会上没有了廉价的肮脏食物,势必造成CPI上涨,假如CPI上涨几十个甚至几百个百分点,恐怕对谁都不好交代,此其二。好在多方媒体曝光一些令人作呕的肮脏食物,为我们上了一堂又一堂的化学食品课,好在有关部门没有拿出对待酒驾那般的决心来对待肮脏食物生产者。(就说地沟油)要是剥夺民众享受廉价油的权利,恐怕也不行,除非能生产出与地沟油一样廉价或是比地沟油还便宜的健康油来,有资格表态宁吃好桃一口不吃烂梨一筐的人并不多。想到控制物价指数有肮脏食品的功劳这层关系,感觉易粪相食的状况要改变很难,唯有自救。

人们对食品安全问题已经麻木。聚餐时如果有人质疑口感异样的食物会不会用的是地沟油,大部分人都能淡定面对,议论几句之后照吃不误,淡定的心态是对问题食物普遍存在形成共识,是无奈,是默认。有人这样调侃幸福的一天:早起买根地沟油炸的油条,剥个苏丹红咸鸭蛋,冲杯三聚氰胺奶。中午吃瘦肉精猪肉炒农药韭菜、再来份人造鸡蛋卤注胶牛肉、加一碗石蜡翻新陈米饭,泡壶香精茶叶茶。晚上买条避孕药鱼、尿素豆芽、膨大西红柿、石膏豆腐,开瓶甲醇勾兑酒,吃个增白剂加硫磺馒头,饭后来根高汞烟……啊,生活真美好!

化学农业的尴尬

如果到农村去看一看,有不少立着“基本农田保护界桩”的土地在荒芜,确保18亿亩耕地的任重而道远。既然化学农法可以使耕种省力十倍以上,农民为何要弃耕土地?原因在于以化学农法耕种几亩土地的收入难以维持生计,有的农民宁愿到城里捡垃圾、宿桥底,在城市过老鼠蟑螂般的生活也不愿意回家耕种那几亩田。

农民以化学农法种植一亩水稻的费用投入和回报是多少?不妨看看以下的明细账:耙田约80元(请旋耕机专业户作业),种子50元左右(种子公司购买高科技稻种),化学肥料220元左右(约为100斤复合化学肥),化学除草剂和杀虫农药约80元,收割费80元(请收割机作业),其它生产资料约90元(包括育秧盘、薄膜、抽水机用油等)。以上各项算下来,以化学农法种植一亩水稻的投入约为600元。 收成:不要耽误施几次化肥、喷几次农药和喷几次除草剂的前提下,较高产量的稻田亩产稻谷约1000斤。最近两年汕尾地区农村稻谷收购价约为140元/担,即每亩化学水稻的产值约为1400元。产值扣除投入费用,农民种植一亩化学水稻的收入约为800元。

以有5亩田地的农户为例(田地是按人口数量分的,有几口人的家庭才能分得5亩田),他如果靠守着这5亩田做营生的话,一年两季化学水稻种下来的收入在8000元左右,平均月收入为6百多元。不,如果扣除自家的口粮,他每月的可支配收入不足500元。这意味着他在给小孩交了上幼儿园的学费之后,他就必须寻找市面上最便宜的油来下锅,也意味着他需仰视到城里拾荒的同乡,尊称他们为老板……

美好生活的构想

国力提升与民生不是一场零和博弈。为农民提供通过土地多创造财富的机会,推广自然农法,让城市居民吃上健康的农产品。具体构想:从源头抓起,取缔化学农药、化学肥料和化学除草剂的生产企业;把好国门,防止他国打着农业科技幌子,通过输入转基因种子,达到要隔代灭杀中华民族种群的目的。随后的情形:农作物摆脱拔苗助长作用的化学药剂和化学肥料,取而代之是农民种植除虫菊、鱼藤等中草药材来防治农作物的病虫害,依靠堆积有机土杂肥来给庄稼施肥,农民朋友通过种植原生态作物获得远远高于现在从事化学农法的回报。皆大欢喜:数亿农民收入翻倍增长使“缩小贫富差距”不再是空谈,随之产生的社会购买力提高对经济的促进作用不可估量;民众能够吃上与吃特供阶层一样的农产品,不再怨声载道;城市居民的闲钱部分转为升级食物消费,对买楼囤积和用在汽车的消费相对减少,对压制房价和减少大气污染起积极作用;自然农法投入的劳动量大,与城管玩游击战的队伍回流农村种地,城管的职能重点转为打击问题食品,城管将受民众拥戴….概括起来,推广自然农法是利国利民之策。有利于农民,有利于民生,有利于节省投入在维稳方面的力量!

十亩田的模式

十亩田农场目前的做法:种植水稻的劳动投入请生产能手协助完成(包括阿亮义务帮忙),在稻谷收获后,按照每亩2400元的标准支付劳务费给协助生产的农民朋友。这就是本篇博文开头提到的,给农民朋友三倍的收入回报,获得农民朋友十倍的劳力帮助。由于在种植水稻之前,已经与协助种植生产的农民朋友做过充分沟通,对自然农法各个生产工序的劳动要求做过仔细推敲,在此基础上议定的劳务费标准,执行起来在管理方面较轻松,协助生产的农民朋友由于不用愁生产资料的问题,也不用担心产量和销路的问题,劳动的积极性普遍很高,我自己只是干点力所能及的轻活,或是提着数码相机记录田间的情况,有时在电脑看着田间的图片和农民朋友一起讨论下个工序要落实的时间表,与农民朋友建立了相互信任相互尊重的关系。

对自然农法的看法

自古以来人们就懂得要依循大自然的法则,维护土壤生机,尊重农作物自然生长规律的道理。以前人们靠“精耕细作”来获得大自然的回报,生怕如果违反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急于求成会招致适得其反的结果,但是,现代农法完全颠覆人们对“拔苗助长”词义的认识。作物生长调节剂、转基因技术的应用不正是拔苗助长的行为么?对农作物是这样,对家禽、牲畜也是如此,自然生长需要200天才能长成的鸡,借助现代科技拔苗助长之后,只活40多天就上了人们的饭桌;对于长江上漂着数以万计的死猪,人们似乎找不出猪的死因,其实,是该从拔苗助长的饲养方式(激素、转基因饲料等)这方面去找原因的。自然农法在中国有着几千年的历史,自从它被化学农法代替之后,慢慢变得神秘起来,甚至外国有人把自然农法描绘成武侠农法般,既不用除草也不用施肥,似乎是往地里撒把种子就能长出作物来,之前我也受到那种武侠农法的影响,做过局部的试验,但事实证明如果不给农作物施有机肥的话,农作物长不好,如果不给田间除草,杂草太茂密时,庄稼也长不好。因此提醒有志于自然农法的朋友,自然农法靠的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省不得功夫投入。如果想实践武侠式的自然农法,建议用小面积的土地做试验,免得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感谢协助种植原米的朋友,我付三分的报酬却得到你们十分的相助。感谢帮助购买原米的亲友,我当了农民却让你们消费起二十元的稻米。这稻米像是在劫富济贫了……故事就先讲到这里。

文章来源:十亩田的自然农法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2eb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