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l=shortlink Set-Cookie: SERVERID=865c55a875c24e331b35dbd1bb81b9ca|1539692034|1539692034;Path=/ 2f8a 电影《自由的种子》中文全文|电影《自由的种子》|有机农业|种子是世界各地极富多样性的传统农耕系统的核心 - 有机会,有机生活前沿媒体
首页 > 有机生活 > 电影《自由的种子》中文全文

电影《自由的种子》中文全文

我将电影《自由的种子》全片翻译成了中文,详见下文及视频。该片是由英国盖亚基金会和非洲生物多样性网络合作的电影,印度九种基金会(我在自然之子专栏里介绍过)也参与了,该短片原片可以在下面的网站观看:

http://www.seedsoffreedom.info/watch-the-film/watch-the-film-english/

《自由的种子》(中文字幕)

《自由的种子》讲述的是种子的故事,种子是世界各地极富多样性的传统农耕系统的核心,然而这些种子却被大种子公司变成了强有力的商品用于垄断全球食物体系。该片突出显现了工业化农业生产尤其是转基因种子对自有农业开始以来世界各地农民和社区一直在推进的广阔的农业生物多样性的影响程度。

《自由的种子》通过采访包括九种基金会Vandana Shiva在内的专家以及非洲农民/农夫来揭示出原生种子的丧失如何与生物多样性及相关知识的丧失、文化传统的丧失、生计的丧失以及食物主权的丧失密切相关。

这个30分钟的电影于2012年6月问世,是一部有力的公益片,人人都该看!

杂交水稻种子

Pre Title (序言)

V.O.(解说)

世界农业的面目在我们这一生当中发生的变化比过去一万年间发生的变化还要多,如同所有变化一样,利益冲突也随之而来,而这一冲突没有什么比在种子的故事中体现的更强烈。在这个短片中我们将展现种子是如何在我们的农耕和与农耕相关的文化中发生变化:从一个赋予生命的神圣元素变成一个垄断全球粮食生产的强大商品。农耕和商业之间的冲突、知识和掌控之间的矛盾、真相和商业宣传攻势之间的抵触就体现在种子的故事中心。

Vandana Shiva(印度九种基金会创始人)

一当种子公司开始看到可以从每个种子收取专利费时,它就强行用转基因作物取代农民和农夫种植了几千年的原生作物。

Melaku Worede(埃塞俄比亚植物遗传学家)

我们不知道生态系统中有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在这个系统中我们拥有什么。

Zac Goldsmith(英国保守党议员)

事实上,转基因与喂养世界人口没有关系,也与解决今日我们面临的大量问题没有关系,转基因是关于控制粮食工业、控制粮食经济。

Seeds Of Freedom(自由的种子)

The Evolution of Diversity(多样性的演变)

V.O.(解说)

我们讲种子的故事,要从几千年前地球上只有迥异的社区时开始,那时这些社区被高山、大海和沙漠而隔开。极其多种多样的文化、传统和语言在我们的星球上演变进化,适合多种不同的气候和生态系统。经过世纪的演变,各个单独的社会形成了不同的理念、宇宙观、常规和仪式,从而创造出一个宏大的多样性根基。今天,世界各地依然存在着能让我们洞察祖传过去的社区。

Vandana Shiva(印度九种基金会创始人)

所有传统文化都有一个共识:我们人类之所以在这个地球上,其最重要原因就是我们要在保持各种生命和生物的多样性中发挥应有的作用。种子包含生命,因此种子在延续各种生命的文化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看看印度、非洲、拉美的各种传统仪式,就会发现种子是这些传统仪式的核心。

Muhammed(埃塞俄比亚传统农夫)

种子是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生计完全仰仗着种子。

Chief of Vhutanda(南非传统农夫,Vhutanda长老)

我们播下种子以迎接新的生命。当一个男孩变成男人时,我们向他身上抛种子;当一个人去世时,我们在他的墓地播下种子。

Kaguna(肯尼亚传统农夫和圣地看护人)

种子不仅仅用来生产食物…种子还有神圣的意义…我们在传统仪式中使用种子。

V.O.(解说)

正如我们的祖先有所不同,他们用的种子也不同,因此种出来的作物亦不同。远在达尔文物竞天择进化论出现之前,世界各地的男男女女一直实践着这样一个过程:反复播种适应其独特环境最佳的种子,这一做法因此成为进化过程的一部分。而这个进化的关键就是种子—每年都会收获新的种子,能够储存、分享和杂交。我们人类正是这一丰富的世界生物多样性的继承人。

Vandana Shiva(印度九种基金会创始人)

越仔细观察种子和生物多样性,我们就越加意识到种子自身的智慧程度,还有农夫通过与种子一道劳作而实现的育种的智慧,这样的智慧不仅给我们最广泛的生物多样性,还给我们质量最高的食物以及最丰富的营养。

Muhammed(埃塞俄 b50 亚传统农夫)

一个品种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够的,如果这个品种没有收成,我们就一无所获。

Vandana Shiva(印度九种基金会创始人)

农夫为了强壮的生存能力而育种,因此他们育种时会注意合作安排,不会只育一个品种。他们知道为应对环境变化需要许多种类的作物,他们还知道为了丰富的营养也必须有多种作物。

Liz Hosken(英国盖亚基金会会长)

人类历史长河的多数时间内,原著传统中的食物生产一直注重增加生物多样性。

The Road To Industry(工业化之路)

V.O.(解说)

20世纪初始,农耕开始依赖技术的投入,随着传统技能和劳力逐渐被现代机械所取代,农民/农夫被迫离开土地进入城市。但是随着欧洲卷入两次世界大战,为战争而生产的化学产品注定会改变农业的面目。随着世界陷入冲突之中,大量的新化学制品开始被生产出来。当和平重新降临时,那些生产这些化学制品的企业就需要为其产品创造出另外的出路。稍微修改一下,这些炸药和神经性毒剂就被重新配方成化肥和杀虫剂,化学农学就这样进入了世界各地的农田。

Muhammed和妻子(埃塞俄比亚传统农夫)

今天,一切都变了。土壤要‘投入’,要许多不同的‘投入’,而我们的祖辈们从不需要这些化学品。

Malaku Worede(埃塞俄比亚植物遗传学家)

现在大量的化学品被用于农业生产中,而且需求在持续上升,这个需求不仅不是固定不变的并且从未停止。

Ramon Herrera(墨西哥谷物NGO)

(大量使用化学品)到一定程度,土壤就会被侵蚀、耗尽。我们说土壤成了“毒品瘾君子”,因为它们要依赖这些化肥。

Joseph Kivaa(肯尼亚传统农夫)

如果你这一季选择使用化肥,那么下一季你还得使用化肥,没有选择。

V.O.(解说)

随着农田机械化和化学品使用的增加,关于种子的故事也随之变化。与商业利益无关的自然循环的留种和种子分享,已经受到了种子选育技术新突破的挑战:两个近交亲本植株杂交而成的新杂交种子产生遗传丰富的第一代种子,这一代种子会迅速在第二和第三代失去活力。这种自然的杂交衰败过程意味着农夫已经不可能再受益于自己留种了,相反每一季他们都得去买新种子,这样国际种业公司就能对种子私有化并且掌控种子利润。上个世纪60年代,这些种业公司开始在世界范围内推 1c38 广它们的新种子,认识到世界农业是一个未开发和有巨大利益可图的市场,它们就开始了事实上的世界粮食体系私有化。世界各地大量农夫抛下他们传统的耕作方式,花钱购买高生产率、少干活和能赚更多钱的美梦。单一作物,比如茶和咖啡,开始取代原生作物品种,而当地社区赖以为生的自给自足的农耕方式也被为出口而种植这些新的单一作物所取代。随着全球粮食产量上升,传统农夫被诱入这一新的种植体系。尽管产量引人注目地增加,但每一个新的种植季节都要购买新种子、化肥和农药,农夫们发现他们的新作物受制于不可预测的国际市场的上下摇摆。不知不觉地,这些农夫被卷入这个反弹能力差、不可持续、投入更大并且最终威胁到农夫生存的生产体系。

Agnes Kivaa(肯尼亚传统农夫)

我们播下这些新种子,但只能种一季,下一个种植季节,它们就不灵了。

Norman Karima(肯尼亚传统农夫)

传统作物可以吃,现代作物可以出口,但我们不能把咖啡当饭吃。

Gathuru Mburu(非洲生物多样性网络协调人)

可以想象用不能当饭吃的单一作物取代许多不同种类的作物—实际上是粮食作物—的后果吗?

Caroline Lucas(英国绿党领袖)

我认为真正让人担忧的是大公司对种子链的控制日益加深。这也越来越意味着只有一小撮人在决定着农夫可以种什么怎么种。现在传统的留种实践受到威胁,其后果基本上就是企业利润置上,根本不考虑农夫是否能满足自己和社区的粮食需求。

Chief of Vhutanda(南非Vhutanda长老)

新种子的后果是必须花钱去买,然后又不能存储,因为它会腐烂;重拾我们的老种子,我们会省下钱来。

Controlling The Seed(控制种子)

V.O.(解说)

1953年,沃特森和克里克发现脱氧核糖核酸双螺旋,这一发现为科学发展最快的一个领域创造了条件。能在细胞、生物和物种之间移动基因的遗传工程很快就实现了。该工程在农业上的应用可能性似乎是无止境的:高产、抗旱、口感更好和快速成熟。但是伴随这一新技术崛起而来的是有关其道德性的争论,与此同时,这一新技术最重要作用不是在田间而是在法庭上决定的。

小档案:“美国宪法决定,国会有权通过与专利相关的法律,专利法授予发明所有者一定的权利,这包括别人无权制作、使用、销售或出售专利中所描述的发明。”知识产权法长久以来一直坚持新的和经过验证的发明可以申请专利。但在1995年,世贸组织在国际法中提议一个重大变动。在跨国公司的施压下,他们裁定已经在自然中存在的微生物和微生物过程可以获取专利。在这一新法规下,一个种子可以被遗传改造以包含特定基因,然后这个种子就可以获取专利并被私有。

Vandana Shiva(印度九种基金会创始人)

谈到种子,对生命本身授予产权这一‘飞跃性’的做法是对农民手中多样性的种子、自由的种子最严重的威胁。

V.O.(解说)

一年以后即1996年,化工农业巨头孟山都生产出美国第一个转基因作物:“抗农达”黄豆,接下来的是转基因玉米和油菜。这些转基因种子含有一个单一的稀有性状,它们被特异地工程化为可以抵抗化学除草剂‘农达’的毒效,‘农达’是孟山都销售量最大的除草剂。

Vandana Shiva(印度九种基金会创始人)

加进一个抗除草剂基因:不仅可以垄断该除草剂还可以垄断与该除草剂结合的种子。

John Vidal(英国卫报环境主编)

首先,这些公司是化学公司,其次,它们是种子公司。如果能控制种子,就控制了粮食生产的利润。

Zac Goldsmith(英国保守党议员)

通过供应种子创造出垄断,这些种子经过遗传改造变成了可以抵抗用在它们身上的杀虫剂。其最终后果是杀虫剂的使用量大幅上升,而这本来是转基因技术应解决的问题之一。

V.O.(解说)

自转基因产品首次进入市场已经有20年了,转基因最初研究所预期的好处都没有实现。‘抗农达’技术依然主宰着美国的转基因市场。随着世界清楚地明白专利法的深刻影响,现在种子的故事将回到法庭。

Percy Schmeiser (加拿大农夫)

我永远都忘不了,当我和妻子离开我们家的前门时,我妻子回过身说希望当我们回家时头上会有一片瓦,那是我们几乎要失去一切的时候,我们冒了极大的风险。对于那些没有机会打赢官司并且失去了农场的农夫我感到非常抱歉,可有几百个这样的农夫啊!

V.O.(解说)

加拿大农夫Percy Schmeiser一直种植油菜,自己保留和育种有50年了,但在1998年,他的一些种子被发现含有受专利保护的‘抗农达’基因。

Persy Schmeiser(加拿大农夫)

不管是邻居地里种子被吹到你自己的地里,抑或是风或蜜蜂带来的花粉,如果这样的情形发生在你身上,你就不再拥有你自己的种子或作物,根据专利法,它们(种子公司)马上就成了这些种子和作物的所有者。

V.O.(解说)

Percy因违反专利法被告上了加拿大联邦法庭,法庭拒绝接受他的辩护–转基因的出现是外源的,2000年他被判有罪。

Persy Schmeiser(加拿大农夫)

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们曾经获取或买过他们的种子,但他们却说因为我们的邻居种植而污染了我们的种子,我们就不应该用了他们(邻居)的种子。可是,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油菜种子,不管是转基因的还是非转基因的或者是有机的,它们外观上是相同的,只有DNA检测才能测出它们是什么类的种子。

V.O.(解说)

时至今日,美国已经有140多个农夫因违反种子知识产权法而受到起诉,另有数千农夫因所谓的‘窃取种子’而受到调查。

Henk(谷物NGO西班牙)

种子应该是干什么用的?种子本该用来种植、繁殖、使用和改良等等,但这些正是种子公司不允许农夫去做的。种子公司卖给农夫种子,或者说许可农夫以一种特别的方式使用种子,这种方式就是种子要由种子公司来生产。

Liz Hosken(盖亚基金会会长)

控制种子就 1c40 控制了农夫,控制了农夫就控制了整个粮食体系,而这正是遗传学应用于农业的目的所在。

V.O.(解说)

现在转基因市场已经扩张出北美,在阿根廷、巴拉圭、巴西立了足,眼下到了印度。就在转基因产业号称它在日益增长并改善生活的同时,越来越多的农夫举报新的和意外的问题。在印度的古吉拉特邦,成千上万的农夫被说服种植可以自产除草剂的转基因Bt棉,他们发现经过一段时间后,虫子对Bt棉产生了抗体,而这些‘超级害虫’数量增加迫使农夫使用杀伤力更强的杀虫剂。

Vandana Shiva(印度九种基金会创始人)

转基因技术不但没有控制住害虫和杂草,反而带来了超级害虫和超级杂草。因此,从控制杂草和害虫的狭小领域来看,转基因技术是失败的。

V.O.(解说)

随着种子、化肥和杀虫剂的成本日益上升,许多农夫被迫陷入重重债务之中。转基因棉的扩张已经与印度农夫自杀悲剧性地上升密切相关。在阿根廷,成千的小农因为无法与高度机械化的单一作物农场从经济上竞争而被迫背离开他们的土地。许多非转基因农夫发现他们无法避免从邻居土地吹来的农达除草剂,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作物和生计遭到毁灭。而农夫大量退出土地更进一步消减了农场生物多样性,传统作物被取代,除草剂使用以惊人的速度在增加,日积月累而来的知识和农耕体系被弃置。

Melaku Worede(埃塞俄比亚植物遗传学家)

丧失了多样性,就没有了安全,因为多样性是安全的同义词,多样性也意味生计的改善、营养的丰富,它还意味着劳动分工的改善,所有这一切都会丧失在一种作物之下。

Henk Hobbelink(谷物NGO西班牙)

我们得认识到多样性意味着生存以及能够继续成为农夫,我们需要明白如果允许多样性进一步销蚀,我们根本不能生产我们需要的食物。

V.O.(解说)

在全球大规模推进转基因以及转基因在非洲、亚洲和南美洲一些国家兴起的背后,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发展中国家在挣扎和处于贫困之中,不能养活自己,转基因可以扭转它们的不济命运。

Henk Hobbelink(谷物NGO西班牙)

贫穷的农夫效率不高,他们的种子陈旧,他们需要提高作物产量,然后世界饥饿问题就解决了。这一说法没有一点是以事实为基础的!

Kumi Naidoo(绿色和平组织荷兰负责人)

我们关心非洲的饥饿民众,我们关心亚洲的饥饿民众,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直截了当。这些民众的饥饿是由那些大公司只顾财本底线和金融利益所造成的,而不是由公益行为所致。

Zac Goldsmith(英国保守党议员)

所以说,转基因和喂养世界人口无关,与解决我们现在面临的这些重大问题没有关系,转基因是关于控制粮食行业、控制粮食经济。

Ramon Herrara(墨西哥谷物NGO)

现实是,转基因完全是关于掌控:不允许农夫拥有自己的种子,同时摧毁独立的粮食生产体系。种子公司想要将粮食生产控制在极少数公司手中。

Vandana Shiva(印度九种基金会创始人)

遗传工程是由旧有的农业化学品工业带给我们的,这个行业在乎的是保持其农业化学品除草剂和杀虫剂的销售额并同时建立对种子的垄断性控制,因此遗传工程对于农业来说已经走到了完全错误的方向。

V.O.(解说)

今天,种子和农业化学品工业的大部分已经落在了少数几个公司的掌控之中,象杂交种子公司杜邦、先正达,农业化学品公司拜耳、巴斯夫,以及转基因巨头孟山都。在这一权势高度集中的中心,不仅有来自种子生产的巨大利润,还有决策和议事的权力,这些最终将确立我们全球农业体系的格局。作物和种子多样性将被放进历史的垃圾箱,而其代价我们才刚刚开始领悟。

Seeds Of Hope(希望的种子)

V.O.(解说)

农业化学品和转基因工业经常声称小规模的生态农业生产是落后的和低效率的,现实却是,虽然面临不断的压力,但正是这些农夫养活着世界70%的人口。这些传统的农耕方式使用较少的土地、较少的水和较少的资源,种植健康和有营养的食物,培植更广大的作物多样性。它们保护土壤、水和生态系统。面对气候变化,这样的农耕方式被证实更有韧性,能引领我们走向真正的粮食安全之路。

Vandana Shiva(印度九种基金会创始人)

本地化和生物多样的生态系统是能为本地社区真正提供食物、营养、健康和享受吃的乐趣的系统,我们需要打破粮食体系的垄断,而打破粮食体系的垄断,就要打破种子供应的垄断。种子主权必须成为食物主权的中心。

Norman Karima(肯尼亚传统农夫)

我们还没有丧失我们的种子,我们面临的问题是种子在逐渐较少,我们仍然可以找回这些种子,因为它们还在。

Mpathe(南非Mupo基金会)

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我们就会失去种子,失去未来—所有一切的未来、我们孩子的未来。

Liz Hosken(英国盖亚基金会会长)

所以,世界各地的农夫在联合起来致力于食物主权的工作,食物主权是人们可以生产具有自己文化特征食物的权力。

Agnes Kivaa(肯尼亚传统农夫)

当种植我的原生食物时,我知道肯定会有收获,我的孩子们因此会有吃的。

Caroline Lucas (英国绿党领袖)

我觉得公众永远不应当低估自己拥有的潜在权力,只要公众选择使用。谁会想到默多克和他的新闻集团能被公众的愤慨情绪所扳倒?我认为,如果围绕我们想要的那类农业、围绕那些大种子公司的做法及手段进行更广泛的公开讨论,有可能达到与扳倒默多克的愤慨情绪相当的激愤,并且有希望建立一个从长远看对人和地球都更佳的农业生产体系。

Mpathe(南非Mupo基金会)

向我们的祖先方式学习,我们就能找到方案重建被毁灭的一切。

Credits

解说:杰瑞米•艾恩斯

请牢记每次去采购,你都是在用钱包为我们的粮食生产体系投票。

请购买本地、有机和应季的食物,支持农夫集市和独立商铺(即非大型连锁店)。< 1c48 /p>

要了解更多关于食物主权以及可以加入和支持的运动和活动,请参见:

www.seedsoffreedom.info

责任编辑:小瑶

文章来源:自然之子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naturaliving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由自然之子张映辉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

  1. 游客 06/28/2013
    不仅仅是生态,从个人的饮食居住,到各个民族地区的文化,再到社会形态,都要求多样性。唯有多样性,世界才会平衡,人们才会繁荣发展。

有机会是一家致力于“让有机生活方式在中国落地生根”的前沿媒体,成立于2010年,于2011年10月正式上线。

我们关注有机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但不限于食物、艺术、自然、教育、文化和生活。我们关心大中华区本地的实践者、探索者、消费者和引路人在做的事。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作坊,无论是团体、还是个人,只要所做的事有利生态、环境、社区和个人,我们都将予以报道。我们希望 5a3 来越多的朋友加入进来,共同丰富有机生活的内涵。

0